新京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1月14日 星期六 上一版  下一版    
 
第C02版:书评·关注   上一版  下一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姜文 哪有四部,就是一部
《骑驴找马》、《长天过大云》,姜文等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11月版,单册定价49.80元。

  从《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到《太阳照常升起》,再到《让子弹飞》。这个叫姜文的“纯爷们”站着把钱挣了,过瘾,给力。某晚,他喝大酒吹牛逼,拍了《太阳照常升起》。又过了几年,他带着《让子弹飞》出城剿匪,两个月七亿票房。阳光灿烂的日子,故事开始长起来。所以,摘录《骑驴找马》的对话,从剧本和故事的影子里,看姜文这颗子弹,如何在电影世界里飞。

  摘编/本报记者 雅婧

  问:《让子弹飞》的故事发生在北洋时期,是觉得这段时期本身就具有某种戏剧性吗?

  姜文:其实我从很多年以前就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我觉得北洋时代是可以变成一个大舞台的,就像美国人拍的西部片。实际上北洋是一个“武器时代”不是靠法律支持的,因为军阀混战、割据,围出那么一个小王国的时候,法律不一样,货币也不一样。这种“战国”的状态非常有意思。不单是乱得有意思,别忘了,“五四运动”就发生在北洋时期,那些后来影响了中国一百多年的人物,也都是在北洋时期出来的。所以,这个时期也是很蓬勃的。

  问:哪些历史时期容易出故事?

  姜文:春秋战国,魏晋南北朝,都是。

  问:你心里本来就有这个电影,它不过是被某个小说激发出来了。

  姜文:当小说跟我产生碰撞之后,我脑子里就已经想到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已经跟小说不一样了,而我不得不去追这个故事。从东边的小说想到北边的一个故事,结果就拍成了南边的电影,然后居然西边有了动静。

  剧本写着写着,小说拍着拍着,它本身就有脾气个性了。刚开始或者进行到前一半的时候,是你在塑造它,给它血肉,但好像到了某一个点,它自己就活了,是吧?它是长了个耳朵,它朝哪边动,你得随着它走。

  问:你认为电影的本质是什么?

  姜文:其实很简单,电影无非就是一拨人看,一拨人演,还得一拨人拍。那你让人家看什么,这就是本质。电影没有时间等待故事,它的本质就是在两个小时之内,你能不能充分利用这个时间,讲一个既丰富曲折又引人入胜的故事。

  问:你看电影有什么讲究?

  姜文:电影一般在春秋看,选好了时间、天气,才比较享受。夏冬不能看电影。好电影以一当十,大量的电影都是从好电影里衍生过来的,看一个就够了。就好像有些作家把《圣经》研读透了,能衍生出好多部作品。

  问:你喜欢的电影里,哪个相当于《圣经》的地位?

  姜文:也没有。我反对封建迷信,反对上瘾。即使有我认为像《圣经》一样的东西,我也把它分散到三、五个片子里边。

  问:张牧之杀死黄四郎替身的那一幕,总让人感觉有点儿遗憾,似乎从某种程度上破坏了这个角色的公正感和侠义感。不知道您能否认同这个说法。

  姜文:我不认同,那是他自己把自己骗了。张牧之不是一个楷模,也不是一个神,他恰恰要做这一笔才能完整,否则他就不是张牧之了。就像哈姆雷特也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那个人在偷听的时候,他必须要那么做。张牧之不应该是完美的,我也不打算给大家看一个不存在的人。

  问:小说原著的结尾,张牧之被杀了,是一个悲剧。改编后的电影结尾,张牧之把黄四郎办了,看起来大快人心,但他的结局也很凄凉。兄弟们都走了,他一个人骑着马很孤独地望向远方。这渗透着您的人生态度吗?无论取得了怎样的胜利,结果都是虚无?

  姜文:有人认为主角的世界观一定得和导演一致,其实是不一定的。剧本朝哪个方向发展,也不一定和我的希望一致。有时候可能恰恰相反。故事本身一旦有了生命,就朝着它的方向走,我只能随着走。我真的希望张牧之是很快乐的,但是他不是。我其实不希望他孤独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问:那么这个结局对张牧之来说,可能是最真实的一个结局吧。有些电影是在真实的生活之上,拍一个虚假的东西。而你的电影是在真实、虚假之上,又创造了一个真实的世界。

  姜文:对。我觉得一个导演最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有一个独特的世界展现出来,而这个世界又是跟我们生活的世界相呼应的。电影不是帮你过日子,不是再现日子,而是补充了日子。再现日子,张家长李家短的,我觉得电视剧可能比较合适。现实中我们必须过日子,但不见得情愿,所以才有了艺术啊。它是想入非非的,对生活是一个补充。

  问:您是否赞同“导演一辈子拍的是一部电影”这句话?

  姜文:我觉得可以这么说。

  问:这四部电影能印证这句话吗?

  姜文:哪有四部,就是一部嘛。

  【姜文的诗】

  一

  桃花林中村,人面皆醉魂。横槊秋燕北,长天过大云。

  (《让子弹飞》创作期间所作)

  二

  云飞风起,莫非是,五柳捎来消息?

  一代人来,一代去,太阳照常升起。

  浪子佳人,侯王将相,去得全无迹。

  青山妩媚,只残留几台剧。

  而今我辈狂歌,不要装乖,不要吹牛逼。

  敢驾闲云,捉野鹤,携武陵人吹笛。

  我恋春光,春光诱我,诱我尝仙色。

  风流如是,管它今夕何夕。

  (《太阳照常升起》创作期间所作)

  【姜文的信】

  致发哥发嫂:

  香江匆晤,所谈甚欢。新片故事,随信奉上。故事锤炼数载,脚本即将出炉,人物之妙,惊古烁今,片中,兄将分身异术,同饰真伪,定为兄之演技提供辽阔空间,创影林之美谈。

  发哥盛名,中外有识;为艺厚道,技盖群雄。此角色必助发哥携已获之辉煌,跨更高之巅峰。

  新片除愚弟之外,尚有葛优兄加盟。真可谓:三江汇处有富域,三雄鼎力看妙篇。壮哉美哉!

  放眼中原,勃勃生机;星汉灿烂,交汇其里。闻听发嫂令下,发哥将至,上下同仁,无不振奋!

  早春二月,岭南草长;杂花生树,群鸥竟飞。适此惠风和畅之日,诚邀阁下共成美事。书不尽言,晤面详之。

  姜文谨启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www.bjnews.com.cn)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