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1月14日 星期六 上一版  下一版    
 
第C14版:书评·艺术   上一版  下一版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走进“整”时代
《整形BAR》(全4本)
作者:萧言中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11年12月
定价:112.00元
鉴于您必须注射“消脂针”的剂量考量,大夫决定用比较“快速”的方式……

  □书评人 石恢

  萧言中《整形BAR》的封面上最响亮的口号便是:“爱美有理 整形无罪”, 一副要为整形事业挺腰辩护还猛力提倡的豪迈模样。他在自序中说,“说爱美是错违背人性?若能略施手段而成功达到‘内外双修’又有多少人真能不动心呢?”这个,自然是有道理的。

  封面还拉了著名音乐人任贤齐和陈升的“挤胸”推荐。那个陈升跟作者挤眉弄眼:“如果我是天神,我想我会把你安排在一个已经灭绝的世代。”而那个任贤齐跟读者谄媚兜底:“这次用人们爱美的天性作主题,相信您一定很有感觉!”好不诱人。

  快快打开书,却发现这个坏坏的萧言中,哪里是在辩护和倡导啊?生生便是拿着这整形行业开涮呢。不是爹妈给的身体有麻烦,就是整形总整出了碴儿;不是人性贪念总也改不掉,就是隐秘部位被爆料。总之这整形最后也总是被“整”出各种各样的“刑”来。

  萧言中这厮说了,他没有什么社会批判的意思,他就是找找笑料而已,是“基于‘一天三大笑能延年益寿’的原理,我有为读者开发欢笑的‘天职’。”他是很尽职了,不过他这是要让谁笑啊。瞧瞧,你笑了?你看着那些被整刑受罪的形形色色林林种种,你很有优越感,是吧?那这么说来你肯定不是受刑一族了。

  爱美当然是人的天性,自古以来早已有之。不过把美容整成了时尚工业,却是近代工业化和城市文明兴起以后的事情。在不断陌生化的现代都市社会中,人们越来越把外在于个人内心世界的物品与形象,当成了自我的识别性标志。这也正是所谓物化的一种表现,用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卢卡奇的话来说,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全面表现为外在于人的物与物的关系。本来是人所创造出来为人服务的物品,却获得了“幽灵般的对象性”,反过来完全控制着人。在人们不断追求审美与自我肯定的过程中,却发现自己越来越丧失了自信,更有越来越多的人把生存的失败归因于身体的失败,于是终于发展到对自己的身体要痛下狠手——这就是我们今天这个豪迈的整形时代了。

  不过,萧言中不好好侍候他的笨贼,非跨界到时尚美容圈来整形,那些本来大家都是只意会不言传的事情,让这厮给抓住了就放大。我们爽了,作者就偷笑了,有没有谁就不爽了呢?

  所以陈升给出的主意是:别跟人玩啦,“就成天自己爽,自己爽”才对呢。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www.bjnews.com.cn)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