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1月14日 星期六 上一版  下一版    
 
第B05版:评论周刊·观察   上一版  下一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他们之善恶,因网络而“彰显”

  2011年,网络为很多人提供了受人关注的平台,使他们的德行与智识,虚名与逐利,插上了翅膀,为众人所知。当人们为他们的行为所感召,认同其善,反思其不善时,他们的意义,就被彰显得更加清晰了

  1 逝者

  这一年,有很多人离开了人间,他们的死因和造成的影响各不一样,但给人间留下的启示和怀念,却是相同的。

  一向自嘲自己是“业余写作,职业生病”的作家史铁生在2010年最后一天去世,却将缅怀和追忆,留给了2011年。这一天,他终于结束命运对他残酷的考验。

  而不久后,日本一场地震及海啸,造成数万人的死亡,而在这群遇难者中,59岁的佐藤充救下了20个中国人,用生命验证了在大灾难面前仁爱的力量,并教会我们对灾难的无敌武器是人与人之间的爱与不弃。

  如果说我们从史铁生和佐藤充身上看到了坚强与仁爱,那么我们从考古学家徐苹芳身上,则看到了知识分子的坚守与执著,无论在捍卫旧城文化遗产、主持元大都遗址勘察与发掘,还是对安阳曹操墓的质疑,都能看到他从燕京大学时代就培养起的那种不以发牢骚而是对城市深刻的情感来表达的情怀。

  与徐苹芳同样注重实干的还有叶志平,这位成名于“5·12”汶川大地震的最牛校长,什么都防到了,就是没有防到自己的疾病,在对他的去世表示出惋惜的同时,我们是不是需要对某些“忘我”,表现出必要的警惕?与叶志平一样,另一个23岁的散打冠军上官鹏飞,因为“意外”而死在拳击台上,围绕他的死,至今仍有一些反思无法继续。

  在这一年里,苹果帮帮主乔布斯的两次离去,引来了众多的关注。第一次是离开CEO岗位,另一次是离开人间。像乔布斯这样既赚了钱同时还令人佩服和崇拜的商人,在当下的社会中,确实不多见,其根本原因,不仅因为他是个商人,还是艺术家,更是一个传奇。人们是以悼念一个传奇的方式,在悼念他的离去。

  当人们在担心乔布斯的离去,会不会从此不再有苹果5代的时候,北大的学子们,为一位厨师的离去,而担心不再吃得到正宗的小鸡炖蘑菇。10月5日,34岁的李建华因脑溢血离世,他在校园掌勺期间,拿手菜小鸡炖蘑菇深受师生喜爱。北大的千余名学子,争相为他捐款,以表达对这个在平凡岗位上用诚实劳动取得人们尊重的人的敬意。

  受到这种尊重和敬意的,还有跳入江中营救落水者而献出生命的占祖亿,群众称其为“最美爷爷”。在一个扶老人过街已成为高风险的社会里,最美爷爷拯救的,其实已不是落水的那个人,而是世道人心。

  这一年里,还有很多很多人逝去,他们有的是权倾一时的国家元首,有的是富可敌国的商贾;有的是白发老年,有的是无知小孩。他们有的死于病,有的死于灾,有的死于战乱,有的死于车祸或事故。在死亡面前,他们终于平等,成了统一的“逝者”,作为通往未来的桥梁,他们以生命和鲜血写就的历史,将引领人类,一直往前走下去。

  2 群像

  在2011年里,我们也见过各种各样的人物群像,他们分别是天宫发射成功背后的中国航天人,战斗在舟曲和玉树等地的灾后重建队伍,日本核辐射事件后抢盐的中国市民,动车事故中的幸存者和死伤者,眼睁睁看着小悦悦死去的十八个路人,出事校车上的孩子,乌坎村对峙的双方,被拆民工子弟学校那些为读书而四处奔走的学生和家长……

  还有为站街女募捐并抚养其孩子和老人的杭州滨江区的民警们,以及为了理想盘桓在各大名校不愿离去的旁听生,庞大的国考队伍中凄切等待的考生,在十年不变的股市中无论怎么挣扎都难保财产不缩水的股民们,还有“打死不吃自己做的馒头”的染色馒头作坊里的工人们……

  这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群体,这是一个无法用简单的褒贬和纯粹的喜怒哀乐来形容的群体,这就是现实,无须强制拔高也不必刻意贬低的现实,它构成的,是通往现代化的中国绕不过去的国情。

  3 公益

  这一年,公益事业继续在艰难的行进中取得长足的进步。尽管出现了一系列美美事件,让红十字和非洲希望工程等“事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但民间的许多公益事业,却还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

  为滇池环保奔走呼号的“疯子”张正祥成为国家宣传片中惊鸿一瞥的形象,展示的是一种价值观意义;15年坚持公车改革的呼吁并在8年前拿自己“下刀”的全国人大代表叶青受到公众欢迎,让某些只知道投赞成票的代表汗颜;陈光标和曹德旺继续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在践行着自己对慈善的理解;香港的紫荆侠与台湾省的张平宜,也以各自的行为方式,为2011年的公益事业提供了鲜活而精彩的一笔。

  当然,如果慈善的真谛,不仅是热闹与辉煌,而是大量平凡而艰苦的小事构成。在这一点上,“免费午餐”的邓飞与“立人图书馆”的李英强感触也许更深些,他们如辛勤的工蚁,于平凡的土中,悄然干下了一桩桩令人惊叹的事情,不能不令人钦佩和崇敬。而由他们的行为召唤起来的千千万万的志愿者,就是千千万万的希望。

  4 “法”人

  在这一年的法制新闻中,“站着”维权的蟹爸将蟹家变成了中国最知名的家族之一,在塔吊上呆了几十天的谭勇创下了讨薪吉尼斯纪录,逃费被判重刑的时建峰引起痛恨多收费公路的人们的广泛同情,“最后的流氓犯”牛玉强在狱中静等着取掉自己头上那早已在刑法上找不到的罪名。

  逃犯“闫沛东”和吉世光,都因为不够低调而暴露,而老外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则更是为了“理想”,有组织有预谋地将几十名年轻学生,送上了不归路。这些新闻人物身上,总有些阴冷得让人不寒而栗的东西,向世人提出警示。

  印度的两位海归,因为看不惯生活中无处不在的腐败,创办了一家名叫“我行贿了”的网站,网友纷纷爆料亲历的腐败乱象,此消息引起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网民的纷纷效仿。但网站的初衷再好,但技术只是其中一部分,而真正要管住腐败的官员们,除了完善的制度和坚决执行制度的态度,别无他法。但就目前而言,我们的制度建设水平,还远远低于技术发展水平,于是,大量被曝光的官员,都与网络扯上了关系。在2011年中,吸毒州长杨红卫、有22名亲属当其下属,一年招待费1200多万元的烟草局长陈文铸以及在招标中“出事”的北京市地税局原局长王纪平等,其事迹和落马,多多少少都与网络有关。这也是许多官员对网络怕而远之的一个重要原因。

  真正具有传奇色彩的,是一向被当成街谈巷议的“小偷反腐”有了现实真人版——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白培中家中被劫,家属报案称失窃三百万,而公安抓到劫匪,起得的赃款却是数千万,这个可以写入拍案惊奇的事件,总算为本年度腐败官员落马的套路,提供了些新鲜感。

  5 草根

  这一年里,网络和媒体,成就了无数的草根,使他们一夜之间,从籍籍无名,到名闻天下,这些人中,有为救人不顾自身安危的“最美妈妈”吴菊萍,有在十八个路人漠然走过之后救起小悦悦的陈贤妹,有书法被收入方正字库的街头艺人崔显仁,有一生坎坷终于没有走出历史的“王成”原型蒋庆泉,有寒风中读书的乞丐父子,有被市民和菜价伤害了的“萝卜哥”韩洪岗,有因为其民工身份且一句“老无所依”而感动千千万万人的旭日阳刚……

  网络,为他们提供了受人关注的平台,使他们的德行与智识,插上了翅膀,为众人所知。虽然,他们自身的善良美好的德行,与传播与否没有多大关系。但公众对他们的认知态度,直接取决于传播。当人们为他们的行为所感召,认同其善,并反思自身的不善时,他们的意义,就被彰显得更加清晰了。

  这一年,金哨陆俊和他的同伙们受审了,中国足球是否因此有了希望?

  这一年,高晓松醉驾坐牢,马路上是否会少几许的冤魂?

  这一年,黄艺博手上的五道杠取掉了,人们对教育的种种担心,是不是会有所缓解?

  这一年,张庆熊教授怒斥了追星的学生,中国的大学是否对学术,会增加稍许的尊敬?

  □曾颖(作家)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www.bjnews.com.cn)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