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6:书评·童书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C06:书评·童书
下一篇

郑明进 请读孩子的画

2012年03月03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郑明进,台湾绘本之父。代表作品有:《动物儿歌集》、《一条线》、《看地图发现台湾好地产》、《请到我的家乡来》等。翻译有艾瑞·卡尔的《好饿的毛毛虫》等名著。他与林海音合作的《请到我的家乡来》已在大陆由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

  【图画书大家素描】

  最近几年,图画书引进出版呈现井喷状态,儿童绘本馆和读书会也大量崛起。不过人们在享受美轮美奂的图画书之际,对于原创图画书的发展,也多有忧思。关于这一点,台湾图画书创作界过去30年的经验或者可以作为参考。就此,本报专访了台湾几位图画书创作大家,90岁的诗人林良,80岁的画家郑明进,70岁的画家曹俊彦,并将陆续刊出,与读者分享。

  新京报:《请到我的家乡来》是你和林海音合作的一本书,是怎么有这个构思的?

  郑明进:这个书最早是一本小小的书,当初做给小朋友看的。我收藏了世界各国许多儿童画,选出了其中的20个国家的儿童画,林海音女士配合写了文字,以请你到我的家乡来玩的语气写。这次出简体版,出版社希望我能多配些图,文字是完全没有改变的。

  新京报:所以你就把每个国家又自己配了一幅图片,来体现不同国家的特色。

  郑明进:画的时候还要加入不同国家的元素,比如丹麦的这一幅要画安徒生、美人鱼啊。最后的图画原先在台湾的是101大楼,到了大陆就换成了长城。我画这本书画到生大病,但付出的代价也算值得,加深了对世界的了解。

  新京报:你一共收藏了多少儿童画?

  郑明进:至少有两三万吧,有的是画册。今年我刚好80岁,有两本书即将在台湾出版。一本就是用我挑出的收藏的一部分儿童画,从最寒冷的地带到赤道排列,你就能看出来画面中的温差,我还写了两万多字说明这些图画。我相信我在台湾是收藏儿童画最多的,恐怕大陆也没有人比我多。

  新京报:另一本是什么?

  郑明进:台湾儿童画的历史,有张画很有趣,一个花莲的小朋友画了满街人来来往往,卡车、摩托车都不遵守交通规则,经常站在那里指挥,他在画里给这条街命名为“烦乱街”。这很有趣,通过儿童画反映了台湾早期交通混乱,没有秩序的场景,从画里可以看出年代差别,那本书里有很多这样的画。

  新京报:你自己做过25年的小学美术老师,这段经验是不是让你对孩子绘画的教育有了很特别的心得?

  郑明进:我刚开始教儿童画画的时候,发现他们很会写生,但是画自己想的,就很差,没有想象力。为这个事我很烦恼,刚好我买到了怀特·斯密斯画的《伊索寓言》,我把故事讲给孩子们听,让他们先看了书,再把书收起来,小朋友印象很深刻,画出来的图很有趣。我发现图画书对孩子的影响可以那么深刻,我一边收集世界各地图画书,也一边推广。

  新京报:除了像你提到的孩子对电视和漫画的喜爱影响到图画书推广,你觉得在推广中还有什么问题?

  郑明进:台湾小朋友的合作教育很不够,在大陆我想也是这样。在《请到我的家乡来》这本书里有一幅儿童画是24个小朋友一起画的,先要有个基础好的小朋友打底,在画的时候每个人都要顾及整个色调。这样的艺术教育我们很缺。我们为什么要到学校去?就是为了融入社会,新一代儿童的成长,要有对社会的参与感。

  新京报:那你在儿童教育中会不会特意注重这个部分?

  郑明进:会啊,我有一次让学生带盒子和可以滚动的东西来学校,然后每十个人一组,一起做成一个机器人。有个小朋友很厉害,把盒子下面装了两个溜冰的鞋子,下课的时候他在操场拉,全校轰动。十个人才能做出一个机器人,一个人不可能,我会特别注意这块的教育。东方教育缺乏合作教育,将来如果我到北京去,也会讲这个部分。

  ■ 记者手记

  80岁的郑明进很潮

  从士林捷运出来搭了一辆计程车,没跳表就到了郑明进家的楼下。台北的老式底层住宅大都没有电梯,我爬楼上去的途中有点儿担心起今年6月就年满80岁的郑明进是否能适应得了。一见面顾虑消除,他很潮,戴了一块红色的运动腕表,颈间还系了一条耀眼的丝巾。蹲在书房的地上从书桌下面抽出他收藏的图画书对他来说也是易如反掌。

  客厅里摆满他两岁八个月的孙女喜爱的各种玩具,有用纸做的大象,也有用类似橡皮泥的材料捏成的长颈鹿,长颈鹿的脖子长长的,比周边其他的动物都高出一截,郑明进说,孙女爱死了这只长颈鹿。

  柜子上钉着一幅画,是他的小孙女前几天刚完成的。一个人的脸,线条还歪歪扭扭,之前孙女只是用笔在纸上随意涂抹,家人有的着急了,问郑明进,“怎么都画不出个圆圈。”郑明进说,有什么好着急的,她手的控制到了,自然就画出来了。“很多人以为要教,不能教的,只能看着小朋友发展,但是大人要知道发展的特性是怎么样的。”

  采写/本报记者 姜妍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