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3:书评周刊·关注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C03:书评周刊·关注

其实,诗歌一直都没有沉寂

2012年08月18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英诗经典名家名译系列之《叶芝诗选》,袁可嘉译。
名著名译诗丛之《海涅的抒情》,冯至译。
持续多年的蓝星诗库系列新近出版的《翟永明的诗》。
蓝星诗库系列新近出版的《多多的诗》。

  上海译文出版社不久前出版了五卷本的《艾略特文集》,这些曾经影响了包括穆旦在内的中国几代诗人的作品每册首印量不过区区5000册。可即便只是这样的印量,依然有人很担心销路,文集出版没多久,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就写下了题为《艾略特,今天还有人读你的诗吗》的文章,开篇即是一声叹息,“今天万事俱备,有最好的翻译,最全的资料,出最新的全集,一切都太好了,可是,却没有人读了。”有人用艾略特自己的诗句评价诗歌的孤寂:“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并非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

  就算是有人担心,有人犹豫,有人退却,却依然涌现出一批执著的诗歌出版人。就在这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看到湖南文艺20年后再度开始延续“诗苑译林”的出版,也看到了长江文艺出版社勇敢地成立国内首家“诗歌出版中心”,还看到楚尘文化推出“新陆诗丛”12种。有人质疑、有人尝试、有人勇敢地往前走,这似乎让诗歌在经历上世纪80年代全民参与的大繁荣时期后,回归到一种常态。那么,如今到底谁还在写诗,谁还在读诗,诗歌创作与出版在今天有没有往前走呢?

  诗歌创作:从单一走向繁荣?

  在诗人蓝蓝开始创作的年代,一切都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思想突然获得解放的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