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8:体育新闻·大作业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A38:体育新闻·大作业

大连霸业的兴废

大连实德俱乐部历经13年,由盛及衰最终退出中国足坛

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新京报
分享:
2012年11月3日,大连实德对阵贵州人和,小球童含泪亮相。这支曾叱咤风云的球队经过13年的风风雨雨,彻底告别足坛。
2000年10月1日,大连实德夺得甲A联赛冠军。此后,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中多了一个充满话题的球队。专题图片/Osports
实德的兴衰,与俱乐部董事长徐明的沉浮有直接关系。

  这个冬天,“大连实德”彻底从中国足坛消失了。13载,4个联赛冠军、两个足协杯冠军、两个超霸杯冠军、连续两年A3联赛亚军、亚冠四强等骄人战绩,郝海东、徐弘、李明、张恩华、孙继海等风云人物……大连实德从当初的红极一时到后来的家道中落,再到最后的惨淡退出,俨然就是一段王朝的兴衰史。

  【起步】

  徐明接手 博领导欢心

  徐明不喜欢足球,投资足球是为了博市领导欢心。时任大连市长薄熙来曾提出,大连足球怎样定位,不是争第一,而是拿第一,实德要5年3夺冠

  1998年9月,当不可一世的大连万达在足协杯半决赛中被甲B球队辽宁队淘汰时,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大发雷霆,强烈表达了对中国足球种种问题的不满,并声称退出。同年年底,当时主做塑钢材料业务的实德集团购得球队冠名。大连实德官网显示,1992年,徐明创建了大连实德集团。1999年,年仅28岁的徐明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中国最年轻的富豪。

  1999年甲A联赛,大连万达实德一度为保级而努力,最终获得第9。年底,万达正式退出。实德总裁徐明从王健林手中接过大连足球的大旗,还带走了球衣上的“四颗星”。这次收购共计1.2亿人民币,除了球队,还包括占地约5000平方米的训练基地、一个体育用品商场和王健林刚刚买来的一支梯队,其中就包括冯潇霆、董方卓等人。

  一位圈内人士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徐明不喜欢足球,投资足球是为了博大连市某领导欢心。2000年1月9日,实德收购万达俱乐部的发布会正式召开。大连市相关领导明确表示,“实德搞足球,冠军一百分,亚军不及格。”

  实德收购万达一周年时,俱乐部曾在北京昆仑饭店召开发布会。人民网上至今可以搜索到实德集团副总裁李林贵的致辞,“去年的今天,当时的大连市市长薄熙来在‘万达变实德’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出,大连足球怎样定位,不是争第一,而是拿第一,王健林6年4夺冠,实德要5年3夺冠才算够格。总裁徐明从决定接手万达队那一刻起,就深切感受到肩上的责任重大。要知道在此之前,徐明连一场大连万达的比赛都没有看过,何况当时接手的万达已跌入历史最低谷,在联赛中只排名第9位。”

  收购那年,现任实德最后一任队长张耀坤不到19岁,当时他最大的感觉就是“不过是换了个名字”;前国脚季铭义当时20岁,他觉得收入跟原来没有差别,“无论投入还是重视程度,跟财大气粗的万达都是一样的。”

  【辉煌】

  甲A三连冠 实德系诞生

  2000年至2002年,大连实德几乎囊括了所有国内顶级赛事的冠军。收购万达不到半年,徐明购买了几家俱乐部,在国内联赛中建立了互相关联的“实德系”

  实德接管大连足球后,先用高薪留住了外教科萨诺维奇,又从英国请回了郝海东。此后3年,大连实德几乎囊括了所有国内顶级赛事的冠军。

  张耀坤认为,实德之所以能取得甲A三连冠,首先是万达的底子好,另外就是高投入,“像我们这样的小队员,月工资万八千块钱,但奖金很多。踢一年球,奖金和工资加起来能拿到一百万。”

  实德当年一场比赛赢球奖60万元,多1个净胜球加10万,主力球员赢一场可以拿到三四万元奖金。实德一年输球超不过5场,球员只要上场,每人每周都能拿到几万元奖金,他们笑称这是“周薪制”。在季铭义的印象中,那几年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和实德抗衡。球员工资高,教练亦如此,科萨在大连执教的第3个赛季光工资就有83万美元。这在当时,已是天文数字。

  “那3年,实德俱乐部在全国投入是最大的。”林乐丰当时任俱乐部第一副总经理,他说实德当时一年投资有八九千万,“做足球俱乐部,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徐明收购万达不到两年,就频频有新动作,他购买了四川冠城、大连赛德隆、大连三德、四川金鹰等俱乐部,在国内联赛中建立了“实德系”。后来,大连实德和四川冠城一起征战中超联赛,成为中国顶级职业联赛中最显眼的关联球队。

  为了剥离实德系,中国足协整整用了4年。谈到“实德系”时,林乐丰是这样看的,“徐明不会建立自己的足球王国。他这么做,主要跟当时联赛规章制度不完善有关。”

  【坎坷】

  抗衡足协“G7革命”失败

  2004年与沈阳金德比赛中对判罚不满罢赛,后来遭到重罚。随后,徐明联合另外6家俱乐部“逼宫”,史称“G7革命”。“革命”失败后,徐明有些灰心

  2003年,大连实德在末代甲A联赛中获得第3名。

  2004年10月24日,实德主场迎战沈阳金德。双方上半场0比0战平,实德下半场先进两球。金德第67分钟扳回一球,第85分钟,陈涛将比分扳平。但实德队员认为陈涛在拿球之前有手球动作,围住主裁判杨志强讨说法,拒绝继续比赛。

  林乐丰认为,球队当时只能算被动罢赛,“徐明在北京,他跟足协掌门阎世铎就判罚问题进行沟通。只有沟通完了,我们才能继续比赛。”可是,林乐丰一直没有等到结果,“我们还在等结果时,主裁判吹响了终场哨。”从实德队员拒绝比赛到杨志强鸣哨,共持续35分钟。后来,实德俱乐部被罚款30万元,扣6分,总经理林乐丰被禁止进入比赛场地工作1年。

  那一年,除了罢赛,徐明还导演了“G7革命”,他联合上海中远、青岛颐中、深圳健力宝、四川冠城、北京国安与辽宁向足协施压,希望建立一个新的、以“政企分开、管办分离”为主要目标的联赛秩序。这场“革命”终以失败收场。

  2005年,“G7革命”盟友、深圳健力宝集团老总张海被抓,徐明很失望。“他说过一句话,张海坏了他的大事。”《体坛周报》记者金松说。

  在林乐丰看来,徐明等人的主张并非“革命”,“投资人不过想要得到回报,如果没有回报,谁都会心灰意冷。”林乐丰认为,“G7革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中国足球的一些东西,“以前俱乐部年底拿多少钱,足协说了算。通过老板们的那次行为,中超联赛的账目公开了,足协的工作作风也改变了,这就是改革的成功。”

  林乐丰认为,“G7革命”结束后,足协很多承诺也没有兑现,这对徐明积极性的打击很大,“他对中国足球也有了失望的感觉。”

  【滑坡】

  开始欠薪 “兜售”17人

  2005年,实德夺得中超冠军,但爆出了欠薪的消息。2007年,实

  德挂牌出售17名一线球员,俱乐部元气大伤

  “革命”失败,“实德系”解体,徐明投资足球的热情逐渐降温。

  林乐丰认为,徐明投资热情下降,跟中国足球环境有关,“他后来很少来俱乐部,也跟集团其他产业发展太快有关,忙不过来了。”

  2005年,实德拿到第一个中超冠军,但爆出了欠薪的消息。“欠薪不光是实德,那段时间如果有哪个俱乐部不欠薪,才是新闻。”张耀坤说,实德从2005年开始欠薪,但最终都兑现了,“工资和奖金基本上会在春节前全部结清,不差一分钱。”截至目前,仍无法确认欠薪是否与实德财力紧张有关。据媒体报道,2006年,徐明以个人资产48亿元人民币位居“全球华人富豪500强”第109位。

  而《南方人物周刊》文章称,“2006年,大连实德已基本实现化建、家电、体育、保险、石化、汽车和医疗七大产业格局。就在大连实德产业实现多头扩张之时,各个产业出现了问题。据媒体调查,其家电业务深陷成本之苦;保险仍然处在‘陪太子读书’的发育阶段;石化和医疗大部分处于政府审批未果的‘纸上谈兵’阶段;以大连实德集团瓦房店客车公司为内容的汽车产业已经在2005年被发改委撤销了汽车产品的注册。而令徐明在本世纪初风光一时的化建,其赢利、市场和规模从2003年达到顶峰后就开始萎缩,已被龙头企业甩在了身后。”

  2006年、2007年,实德都获得中超第5,当了7年总经理的林乐丰2007年7月辞职。林乐丰辞职一个月后,李明受邀接手,接电话时他正在理发,“本来不想接,压力太大了。”

  不过,徐明的态度很明确:“你必须接受!”

  2007年年底,实德挂牌“出售”17名一线球员,其中包括季铭义、王鹏、王圣、阎嵩等核心。得知决定后,李明多次找徐明沟通,但得到的答复都是“这些你不用管,直接卖就行了”。大量球员出走,实德2008年位列中超第14,险些降级。

  实德保级后,李明请辞,遭到拒绝。无奈之下,他将辞职信放在徐明的办公桌上,转身离开。

  【低谷】

  老板消失 球队被托管

  2012年3月中旬,徐明因经济问题被控制。消息传出后,人心涣散,球队也3个月没领到工资、奖金。实德俱乐部后来被大连市体育局、大连市足协托管

  2009年至2011年,实德每况愈下。解说了30多年大连足球的焦研峰很失落,激动不起来,“一碗白水,你喝过之后大喊‘好酒啊’,这不是有病吗?”

  从2011赛季开始,在广州恒大的带动下,各俱乐部都加大投入。徐明再次砸钱,2011赛季投入1.2亿元。2012年年初,徐明请回林乐丰担任总经理,并承诺继续加大投入,提出保6争3。

  2012年3月底,据报道,实德一份内部文件证实,集团3月14日与徐明失去联系。2012年3月31日,新华社旗下《国家财经周刊》网站报道称,徐明因涉嫌经济案被控制。

  4月,老板失踪的消息在实德队传开。4月1日,实德客场0比5不敌江苏舜天。“要说跟老板消失一点儿关系没有,那不客观。江苏不好打,又是客场,我们想到会输,但没想到会输这么惨。”张耀坤说。

  “坏消息”蔓延不止,林乐丰不得不跟队员们交底,“老板失去了联系,但你们还要好好踢球,不能散。”随后,4、5、6三个月没有发工资和奖金,所有人都慌了。根据足协规定,俱乐部三个月不发工资,球员将恢复自由身。

  那段时间,队内也发生了一些冲突,个别球员甚至想就此离开。林乐丰经常给队员开动员会,告诉他们好好踢球,“球踢好了,将来去哪里都有人要。”

  林乐丰曾亲自给恒大俱乐部打电话,希望他们能买走主力中后卫李学鹏。当时报价3000万,他希望用这笔钱解燃眉之急。交易后来没有成功,但实德俱乐部被大连市体育局、大连市足协托管,工资、奖金照常发放。

  实德今年的赢球奖是100万元,上场球员赢一场可拿到7万元左右。连胜一次,奖金是130万元,连胜3场是180万。“当工资和奖金能够保证时,我们也没了太多的顾虑。”实德国脚朱挺说。

  【谢幕】

  泪别球迷 讲不出再见

  2012年11月3日,实德的谢幕演出。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仍有1000多球迷不愿退场。林乐丰亲自率领队员和球迷做最后的道别。从此后,足坛再无实德队

  钱到位了,但关于实德被转卖的消息7月之后就一直没有间断过。据一位球员介绍,阿尔滨俱乐部当时已同多名球员谈了转会,“赛季一结束,他们就会收购实德,那些谈好的球员直接去阿尔滨报到。”

  2012年10月27日,实德客场1比0战胜河南,提前一轮保级,所有人如释重负。林乐丰说,最想感谢的是球员,“所有中方球员都是大连人。即便不发工资,他们也会为荣誉而战,为保住这个城市的足球血脉而战。”

  2012年11月3日,实德主场迎战贵州人和,这是实德的告别战。赛前,现场大屏幕循环播放着万达、实德过去20年的视频集锦,《从头再来》、《讲不出再见》的歌曲,拂动着现场每个人的心。

  这是焦研峰最后一次解说实德队的比赛,他赛前喝了酒,满嘴酒气地坐在评论席上。有人调侃道:“老焦,实德没了,你也下岗了。”焦研峰回应到:“我永远不会下岗!”

  终场哨响,实德0比3告负,以一种不太完美的方式谢幕。比赛结束,队员们哭着和球迷告别。场内球迷,久久不愿离去。

  新闻发布会后,天已全黑,体育场一侧的看台上,依然有1000多人不愿离去。林乐丰率全体队员到看台下跟球迷做最后的告别。57岁的他站在那里,双手高举实德队徽,一动不动。球场安保人员过来想赶球员走,老林火了,“我们在跟球迷告别,就不走,都给我一边去!”

  实德刚接手时,林乐丰是总经理;球队解散时,他又是总经理。“这13年,有过辉煌,也有过不如意,当实德退出时,希望所有人给它掌声。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值得后人去总结。”林乐丰说。

  □新京报记者 赵宇 大连报道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