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1:书评周刊·历史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C11:书评周刊·历史
上一篇

历史留白处的西域往事

——读贺磊《盛唐领土争夺战》

2012年12月08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唐军征服小勃律国到怛罗斯战役路线示意图。

  中国的山水画很重视留白。留白往往能让看画的人驰骋想象,到无穷无尽缥缈处。这是一种意境。

  中国的史书记载也有一项特点,著作史书的人往往能用短短数千字,就将特定人物的一生精练地勾勒出来。后世之人读史,便能依据本纪列传,大略想象出某人一生功业,不过细节处却无从查考,除非皓首穷经,一一搜罗考证相关笔记史料,不然无法窥全豹。 书评人/包正豪

  书画留白的目的是求其意境深远,史书疏略则是因为春秋笔法,一字褒贬,两者自不可相提并论。不过,抛开褒贬,把史书未尽之处当成是留白,未尝不是一件雅事。试想,以精练文字勾勒出来的英雄生平,若能游戏笔墨,将严肃的史家评论转化成抒咏浪漫情怀的小说,难道不是一件美事吗?

  前文所提,都与贺磊(笔名阿弩)《盛唐领土争夺战》相干。该书的主角李天郎,是全然虚构的人物。虽然故事以这落寞王孙为中心,但整个情节脉络却是倚着《新唐书·哥舒高封列传》里面有关唐朝大将高仙芝那短短一千九百余字的记载演化而来的。征小勃律、破连云堡、攀坦驹岭、断娑夷桥,和夫蒙灵察的勾心斗角,及至怛罗斯战役败绩,构成《盛唐领土争夺战》的架构篇章。事实上,作者不但在章节安排上依循史书记载,还藉由每章开头的背景说明,将唐代边军的典章制度,以及西域诸国人物风情作了清楚描述。换言之,从史学普及教育的角度来看,读完《盛唐领土争夺战》,必然能对天宝年间大唐西域史事有概略性的了解。

  除了豪迈的激情、细腻的笔触与跌宕的情节外,作者在《盛唐领土争夺战》一书里面还试图传达对故唐的磅礡大气的几许缅怀。

  《盛唐领土争夺战》的故事背景是唐玄宗天宝年间,那是璀璨唐朝的落日余晖,安史之乱的前夕。现时之人谈起唐朝,莫不自矜唐代的武功开拓、万邦来朝,天可汗的声威远及四方。唐诗三百,更是中华文化的精髓。然而梦里长安,不仅是华夏贵胄独享之荣光,更有其他民族的贡献,翻开新旧唐书,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契苾何力、哥舒翰、黑齿常之、仆固怀恩等与汉人姓名迥异的异族将领无不有传。他们获得大唐无私的信任,且回报给大唐衷心的效忠,并与之生死与共。由是可知,先有唐帝国的无私包容,然后昔日边鄙蛮夷,今日国家柱石,给帝国注入新血,使汉民族与相邻民族熔铸成新的华夏,才造就出无比的大唐。这样的文化包容精神才是唐朝最可贵的遗产。自唐以后,讲华夷之大防,就再也看不见这般恢弘的器度与胸襟。于是乎,心胸愈来愈狭窄,与他人交往,则必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昔日荣光,自此就真的只是历史课本里面的薄薄几页了。

  作者看到了这点,也感叹文化包容精神的消逝。在创作《盛唐领土争夺战》情节的过程当中,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将唐朝大气磅礡的包容精神给铺陈出来。然而作者并没有单方面地唱赞辞,而讳言狭隘民族偏见的存在。反而承认大汉沙文主义的存在,作者借笔下人物,清楚地点出,无论种族之间有多少偏见存在,是可以用真诚与平等对待化解。

  这种融合,就《盛唐领土争夺战》所传达出的意念来看,并非单方面的武力征服与文化宰制,“有容乃大”才是真正可大可久的永恒,唯有不妄自尊大地鄙视所谓的野蛮与落后,去尊重每个民族的独特文化,相互取长补短,才能镕铸孕育出交合深厚、蕴涵广阔的大国气度。

  回到《盛唐领土争夺战》本身,作者让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在恰当的时间,以合情合理的方式出现在历史片段中,以其微不足道的经历为线索,挖掘和记录他们的命运,透过文字创作的方式,将寥寥数语的历史记载演化成为一段波澜壮阔的恢弘史诗。

  《盛唐领土争夺战》补上了历史的空白处。突然之间,《新唐书·哥舒高封列传》变得更鲜活了。

  ■ 相关旧闻

  怛罗斯战役,发生在751年,是中国唐玄宗时唐朝的势力与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黑衣大食)及其在中亚的附属势力的一场战役,交战方还包含昭武九姓国、大小勃律、吐火罗等中亚诸国。主要交战地点在今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塔拉兹(怛罗斯),在1比5的兵力对比下,最终唐军队落败,怛罗斯战役是一场当时历史上最强大的东西方帝国间的直接碰撞。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