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1:特别报道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A11:特别报道

市民向政府官员详述心中“中国梦”

市委市政府理论学习中心组举行学习扩大会;6位市民讲述亲历故事,诠释“中国梦”含义

2013年05月11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昨日,北京市委市政府理论学习中心组举办学习扩大会。高铁司机李东晓讲述驾驶高铁五个年头里的付出。戴冰 摄

  在昨日的北京市委市政府理论学习中心组举办学习扩大会上,为各级领导宣讲“中国梦”的主讲者,不是领导,也不是专家,而是来自基层一线的6名普通百姓宣讲员。

  新京报讯 真人、真事、真心话、真感情、真感受……6位市民讲出了各自的梦,昨天下午,市委市政府理论学习中心组举行学习扩大会,邀请北京市“我的梦·中国梦”百姓宣讲团的6位普通百姓,诠释他们心中的“中国梦”。市委书记郭金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德印,市政协主席吉林参加。市委副书记吕锡文主持。

  北京市“我的梦·中国梦”百姓宣讲活动在今年4月初启动,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委讲师团组建百姓宣讲团,目前在全市已宣讲50余场,直接受众万余人次,引起强烈反响。

  昨天下午,北京市委市政府理论学习中心组举办学习扩大会,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市高法、市高检及市各部委办局负责人、各区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成员参加集体学习。

  6位宣讲员来自基层一线,结合自己对“中国梦”的理解和工作生活中的经历,讲述自己的“梦”和故事。讲到动人处的哽咽和眼泪,都传达出普通市民对“中国梦”的期盼和为之奋斗的决心,感染了在座的每个人,这些说明,中国梦是国家的、民族的,也是每一个中国人的。

  梦 之 敬礼

  绝症女孩天安门敬礼国旗

  讲述人:彭凯

  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带队警官

  国旗护卫队服役十三年,天安门广场上见过很多大场面,但最难忘的,是个叫朱欣月的7岁女孩。

  她是长春一所小学的升旗手,2005年被诊断为髓母细胞瘤——脑瘤中最严重的一种,绝症中的绝症。

  脑部积水,双目失明,生命随时会结束。但她还有梦想——去天安门看升旗仪式。

  当时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长途跋涉。长春的市民决定,帮孩子圆梦。2000多人精心安排每个环节,扮演列车员、乘客、导游、升旗战士等不同角色,在长春公共关系管理学校,为欣月举行了一场升旗仪式。并告诉孩子,这里,就是北京天安门。欣月笑了,她努力将小手举起,想向国旗敬队礼,可她的手已经只能抬在额头旁,即使这样,她也坚持到国歌奏完。

  决定与命运做最后的抗争,欣月终于来到北京接受手术。她离真正的梦想更近了。

  2006年5月8日,欣月如愿以偿。天安门广场,距国旗旗杆不足100米,国旗护卫队特别为她开辟“绿色通道”。

  5点零7分,36名国旗护卫队官兵就位,雄壮的国歌奏响,五星红旗与朝阳同时升起,轮椅上的小欣月努力睁大双眼,望着国旗的方向……

  两年多后,女孩走了。但至今,我都忘不了那次升旗时,那只已然不听使唤的右手,在行少先队队礼。

  梦 之 快乐

  村民秀才艺 花会重开张

  讲述人:王淑芳

  怀柔区帽山村村民

  17年前,我有个梦,就是想改变我们村。

  那时,村里风气不好,不孝敬公婆的、打麻将赌博的、爱讲荤段子的……

  “赵本山那么受欢迎,要不咱也整个小品?”我跟姐们儿张淑萍说。我俩一拍即合。

  第一部小品《劝丈夫》的剧本是在炕头上写的。可小品中的男主角没人愿意演,怕寒碜。没辙,我自己当起男一号,嘿,我一上台,把男人在麻将桌上的那点德行,学得是分毫不差,村民逗得不行。村民喜欢,我们姐妹几个就经常坐在炕头上写小品,表演唱、三句半,自编自导自演,俺成了村里的文化人儿。

  村里赌博的人少了。

  我们帽山村过去有个花会,扔了多少年了,姐儿几个琢磨着把它恢复起来,那该多好。

  姐儿几个卖猪的卖猪,凑钱的凑钱。没成想在我们的带动下,村民们这个20,那个30,一下凑了7500多块。我们置办了锣鼓镲、服装、道具。

  花会办起来了,一百六七十人站在村街中央,领头的叉腰一喊“起会喽”。你看吧,耍龙灯、舞狮子、跑旱船、逗小车,节目一个比一个俏,一个比一个好;村里人乐了,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叫好。

  希望大家有机会都到我们山里来看看,坐在我们炕头上,吃农家饭,喝山泉水,那是我们草根儿的梦,也是最接地气的中国梦。

  梦 之 奋斗

  中国梦之队 为你添金牌

  讲述人:汪涓

  国家残疾人田径队运动员

  1988年10月15日,那天早晨刮着风,我坐公交车上学。车进站时,车流和人流的交汇中我被卷入车下,车停了,我却站不起来了……腿断了。

  那是我一生中最漫长、最痛苦的一天。做完手术,到回病房,我一直很清醒,没掉一滴泪,甚至还在想着耽误了今天的数学测验。

  我的一条腿被截掉,那时我刚满十三岁,考入重点中学才一个月。

  “爸,我以后还能上学吗?还能跑步吗?还能穿裙子吗?”我问。“能!”父亲说。

  社会的关爱和帮助让我重新找回梦想。我戴着假肢,骑自行车到北戴河旅游,爬上了泰山玉皇顶,1994年,第六届远南残疾人运动会在北京举行。国家组建参赛队伍,我很意外地被选入轮椅击剑队,距离开赛只有40多天了,我却还不知道击剑到底是什么。可是我决不放弃,那个酷热的夏天,60多岁的老教练和我穿着厚厚的击剑服,没日没夜地训练,俩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转项到田径队,训练磨破腿是家常便饭。二十岁出头的女孩,我书包里没有小镜子、唇膏,只有纱布和创可帖。

  我参加过四十多次国际、国内残疾人体育比赛,获得30多枚金牌,九次打破世界纪录,在实现“中国梦”的梦之队中,一定有属于我们残疾人的精彩!

  在北京这些年,从当初的人生地不熟到成为这里的一员,我的想法不再是挣钱养家那么简单,我梦想着能在这里实现人生的价值。

  ——高树义,门头沟区城子街道兴民社区外来务工人员,从事废品回收工作

  驾驶烧着柴油的内燃机车时,我曾想,高速铁路是一个遥远的梦。其实梦不远,今年是我驾驶高铁的第五个年头了,眼前的风驰电掣让我觉得,这么多年为高铁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李东晓,在北京铁路局北京机务段工作

  很多家长带孩子做B超,会指着B超机问我:“大夫,您做的是‘贾立群牌B超’吗?”我告诉他们,这台机器加上我就可以叫“贾立群牌B超”了。家长们的这个误会,让我感到温暖和信任。

  从拿起B超探头那天起,我就有个梦想,不让一个孩子漏诊、误诊。

  ——贾立群,北京儿童医院超声科主任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