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8:书评周刊·文化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C08:书评周刊·文化

龚鹏程谈《历代经典宝库》 在传统中寻觅现代转型之源

2013年05月25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历代经典宝库》台湾原版共六十冊,五十四位作者重新改写、改编了重要的经史子集,以及小说、戏曲、笔记等重要的古籍。在内容编辑方面,它不再是单纯的注解和今译,侧重于白话文改写。虽然读者对象主要是面向青少年,行文讲究通俗直白,但作者都是一流的专家学者,如詹宏志、雷家骥、张晓风、罗肇锦等,写作态度严肃谨慎,在学术性与大众化之间取得良好的平衡,读者群体早已不限于青少年。如王梦鸥的《古典文华的奥秘——文心雕龙》,已成为后来的学者研究《文心雕龙》时的经典参考书。
龚鹏程,1956年生于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历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台湾南华大学、佛光大学创校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职。2004年起,任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近日,在台湾畅销三十多年的《历代经典宝库》在大陆正式出版。这套丛书编撰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正赶上台湾的文化复兴运动,其编辑理念是在文化寻根中,帮助中国人更好地迈入现代。本报采访了这套丛书的编撰者、台湾著名学者龚鹏程,跟随他的视角,展现这套书的文化背景、编撰历程,以及从此引发的经典教育话题。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玲玲

  结缘 20岁参与编写影响一生

  做完这套书,彼时尚未出道的龚鹏程就对整个学界的人文生态环境有了大致的了解,并奠定了他此后工作和人生的方向——研究、传播文化经典。

  上世纪70年代末,正在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读硕士的龚鹏程,接到当时的《中国时报》主编高信疆的邀请——参与时报出版正在组织的《历代经典宝库》书稿审核工作。

  那时的龚鹏程刚刚20岁出头,从台湾淡江大学毕业不久,接到这个活,感到很惊讶。因为这套改编、改写传统经典的丛书体量庞大,邀请的作者都是成名已久的一流学者、作家。之所以邀请龚鹏程加入,是因为他的老师黄庆萱教授因为太过繁忙,无法按时完成这套丛书中的《西游记》改写,不得不让龚鹏程加入这项工作。

  龚鹏程彼时正忙于撰写论文,于是就找了同学林明峪一起合写。书稿匆忙完成,时报出版社却非常满意。高信疆很赞赏他,于是继续约他帮忙做这套丛书的编辑审稿工作。

  之后时报出版拿到书稿后就转交给龚鹏程,他的任务是看稿——从读者的角度看,是否通俗易懂,行文优美;从学术的角度来看,文稿的见解与观点,是否跟学术界主流的认知一致。看完每一部书稿,年轻气盛、壮怀激烈的龚鹏程坦率地向主编提出建议——或退稿,或重写,或删减,或改写,再由圆滑的编辑们委婉曲折地向这些大学者们转达。当然,也有一些写得非常好、完全不用修改的书稿,让龚鹏程大开眼界、心悦诚服。

  做完这套书,尚未出道的龚鹏程就对整个学界的人文生态环境有了大致的了解,认识了一大批专家学者,增加了大规模丛书的编辑经验,奠定了他此后工作和人生的方向——无论是著书立说、教书育人,以及做出版传播,都是这套书的延续,都与经典的言说、研究与传播相关。

  宗旨 开发传统中现代性的资源

  在彼时“回到传统文化、还是更开阔地迎接现代化的论争中”,这套书是一个强有力的回答。我们要寻求中国文化的根脉,开发我们自己传统中现代性的资源。

  1980年,《历代经典宝库》上市,反响热烈,评价极高,每年都要再版,三十多年来已有几百万册的销量。

  《历代经典宝库》的畅销,有着多方面的因素和背景。蒋介石在1966年10月10日的《告全国同胞书》中,提出了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这场运动在古籍整理与注释、古代科学阐述与发放方面成就卓越。28种“古籍今译今注”丛书,以及《中国历代思想家》《中华文化复兴论丛》等书纷纷出版。

  龚鹏程称,在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中期,台湾知识分子最关心的问题是集权还是民主;到了六七十年代,最关心的问题是社会到底往何处去,在传统和现代的夹缝中,文化应该是什么样的走向。“在摇摆回到传统文化、还是更开阔地迎接现代化的论争中,这套书可以说是一个强有力的回答。我们要走向现代,但是我们要了解我们是中国人,我们要寻求一个中国文化的根脉,怎么样重新生根发芽,帮助我们这个社会迈向更好的现代。”

  高信疆在上世纪70年代曾经办过一本杂志,对于全面西化的思路提出反省,主张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文化道路,面对当代社会要提出自己的答案。“他接着来筹划编这套《历代经典宝库》,其实是在呼喊出这样一个新时代的号角。”

  《历代经典宝库》从二十五万三千余册的古籍旧藏里,精选出了60多部涉及经史子集、小说、笔记、戏曲等种类的著作进行白话文重述,“把所有中国人觉得常读的、比较好的,或者一般小孩都该知道的,作为基本的文化素养应该有的书都放进去了,所以它的范围比较宽。”龚鹏程解释说:“现在大家已经把经典泛化了,回头去看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但是在从前是很特别的。”

  其次,这套书不正面谈被广泛认可的现代思想。解释韩非子,和现代的民主、法制结合;对待儒家经典,不凸显集体性或礼教的部分,比较强调自由、民主、个人的精神。“基本上凡是谈这个问题的人,在思想上都是认同现代化的,觉得现代化的路是不可逆的,我们所谈的东西不是抵抗它,而是开发我们自己传统中现代性的资源。”当然,这种用现代思想解读经典的著述在台湾并不鲜见,陈立夫曾经写过《四书道贯》,用科学理论解释四书,蒋介石曾写过《科学的学庸》,用现代思想解释《大学》《中庸》。龚鹏程觉得,大陆学者秋风近来提出的儒家宪政思想,与当时台湾人的想法,有相似之处。

  反思 阅读白话还是原文?

  经典之美在于语言的隽永,改写成寡味的白话就不深刻了,这种把经典“灌水”的思路需反思。

  “大家一想到要推广传统文化,推广经典,都是同一个思路——通俗化、大众化、白话,因为古书太深了,大家不懂。但是我请问,拿一瓶酒请人家喝,说尝一下,但怕你尝不下去,灌水请你喝,你觉得它还是酒吗?”龚鹏程后来反思,这种把经典“灌水”的思路其实是不对的,经典之美在于语言的隽永,改写成寡味的白话就不深刻了。“把老子、孔子翻译成白话,会觉得圣贤也没啥了不得,把唐诗改成白话,还叫诗吗?”

  在改写《西游记》时,龚鹏程已经对此深有体会。《西游记》故事有趣,并不以它的文采见长,语言上夹杂着半文言和诗赋。“《西游记》看的时候不觉得它的文字、结构、章回之好,你要怎么体会古人的文章好,就是你跟他同样写一个题目试试看,你就发现人家是鹰在天上飞,姿态矫健,富于变化,而我们就像地上一条狗在跑,完全没有办法比。”

  几年后,高信疆的助手、这套丛书的主要操作者周安托辞职单干,找到龚鹏程商量选题。龚鹏程提议做一套《经典丛刊》,将这套书继续做下去,但是不采取改写的做法,而是鼓励读者读原文——原文前面请专家写导论,后面附参考资料帮助理解。这套书的规模后来扩大到了现代文学,将《边城》《阿Q正传》等都收录进去。“东西好不好吃,你只有去吃才知道,不然我吃了以后吐给你什么味啊。现在我们做经典教育的人,都是吃了以后吐给你,大家都觉得淡而寡味,觉得经典没什么了不得。”

  龚鹏程后来创办了两所私立大学——南华大学与佛光大学,都是以经典教育为核心,强调经典阅读,这也是台湾重视的通识教育概念。1996年,龚鹏程率先在大学里提出大一、大二不分科,以经典教育、通识教育为主的改革,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近些年,退休后的龚鹏程一直在大陆讲授经典,在公众眼里成为一名“国学家”。最近,他在致力于将都江堰的孔庙办成一个讲学的场所。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