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3:时事评论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A03:时事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在壁画“题字”的宋寅,去哪了?

2013年05月28日 星期二 新京报
分享:

  ■ 第三只眼

  宋寅当时有题字留念的“雅兴”,今日也该有站出来接受处罚的担当。

  2000年,香港一媒体记者宋寅在甘肃瓜州县东千佛洞壁画上题字留名,13年后,经网友曝光,借丁某在埃及神庙“到此一游”的东风,此事成为新闻热点。据新华社报道,事发地瓜州县文物局2000年5月就发现了该题字,随后致电香港文汇报,要求查处当事人,文汇报称该记者已调离,不知去向。而今,瓜州县文物局特别声明,保留对该事件及相关人员责任的调查追究权利。

  13年前的尘封往事被挖出,当事者的名字成为舆论焦点,接受早该到来的谴责,真可谓天道好还。当然,还有更多的“题字”默默无闻于天南海北的各个景点。但这一个案也可对行为不检者形成警示:一时的劣行,“题字”的荣耀,不会随时间消散,人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在埃及神庙浮雕上涂画“到此一游”的丁某还未成年,所犯错误有父母教育不到等因素,而这位宋寅是成年人,还是个文化人,应该为自己的劣行负责。

  题字中“参观考察”用语,更显出其洋洋自得之情。瓜州县文史专家李春元是此事亲历者,据其介绍,重要客人到瓜州县参观,县上都会请他出山讲解,宋寅一行6人来采访就享受了这一“礼遇”。在李春元讲解时,宋寅趁机留下那几行字。或许,当他正自得于“贵客”待遇。殊不知,他的“墨宝”只能“遗臭”。

  我国文物保护法规定:“刻画、涂污或者损坏文物尚不严重的……由公安机关或者文物所在单位给予警告,可以并处罚款。”

  宋寅当时有题字留念的“雅兴”,今日也该有站出来接受处罚的担当。当然,他也可以选择沉默。但凭借既有的姓名、曾任职务等信息,周围人不难认出他来。与其人格破产,何如直面过去?

  治理随意破坏文物的陋习,就应追责到底。国内景区之所以“到此一游”等劣迹泛滥成灾,既有文化原因,也与一些文物保护部门管理的懈怠有关。宋寅“参观考察”一事,若能追出涉事者、令其付出代价,将成为一次效果不凡的警示教育。

  □西坡(媒体人)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