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1:书评周刊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C01:书评周刊

凤凰咏:中央乐团四十年

2013年07月06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1956-1996

  中央乐团的四十年,这是个被遗忘的艺术宝库。它记载了20世纪下半叶交响乐艺术在神州大地整整四十年不寻常的发展经历;记载了中国知识分子自晚清构建新文化的延伸;也是共和国史的一个侧面,通过交响乐演奏窥探出当代政治、意识形态、外交和文化等方面如何与音乐艺术扯上微妙错综复杂的关系。

  ——周光蓁,中国近代音乐史学者。

  啊!朋友,我们不要这种声音。

  唱吧,让我们更愉快地歌唱,

  更欢乐地歌唱!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欢乐颂》,歌词为席勒诗句。中央乐团最具标志性的演出作品之一。

  对于绝大多数并非爱乐人的读者,中央乐团四个字多多少少是有些陌生的,而对于诸多专业人士而言,已经于1996年改制成为中国交响乐团的中央乐团,则可能已经变成了一个历史名词,一段并不那么乐意面对的过往。

  不过,要唤起人们对中央乐团的历史记忆,其实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从殷承宗的钢琴协奏曲《黄河》到陈钢、何占豪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从管弦乐版本的《二泉映月》到“八个样板戏”之一的《交响音乐沙家浜》,从郭兰英的《一条大河波浪宽》到李谷一的《小花》,对了,还有中央乐团合唱团演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央乐团的声音其实早已融入国人的集体记忆。

  只是这记忆与中央乐团成立时的主要宗旨之一,“演奏西方古典音乐作品”居然基本没有关联,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有些尴尬。当然,就中央乐团本身而言,诸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其实是构成其品牌的保留曲目,特别是第四乐章末尾的《欢乐颂》,中央乐团的演绎堪称辉煌。但是最终,在长达40年的斗争之后,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