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6:书评周刊·春季好书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B06:书评周刊·春季好书

当代艺术太小众?

2014年05月03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策展人顾振清在为自己喜欢的书“辩护”。

  生活

  静下心看看书插插花

  本周二,2014《新京报》春季好书评委讨论会如期举行,11位来自不同领域的评委畅谈他们心目中的春季好书,其间也不乏思维碰撞时的火花四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顾振清、朱朱、高全喜和许志强四位评委由《荣荣的东村》一书引发的关于当代艺术的讨论。

  在顾振清和朱朱相继对这本书表达了肯定和喜爱之后,学者高全喜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他说:“巫鸿这本书我看了,作为学术性的书本,我很赞同,但就我目前的观点,我是转向保守派了,我觉得给大众推荐这样一本书是不是合适呢?在现在这样一个各方面都不让人满意的社会里,如果把这本书作为推荐给公众的读物……我处在矛盾之中,就是一方面欣赏它的专业性,另一方面从社会角度来说又难以接受,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许志强也对高全喜的说法表示赞同,他还补充道:“当代艺术从我的角度来看还有点小众,它带有社会批判,从历史角度看是值得存在的,但是真正能理解的人很少,把这本书推荐给大众来说的话他们可能难以接受。”

  此后两方代表又展开了新一回合的“论战”。

  顾振清:我回应一下高老师和许先生的讲话,实际上公众对中国当代艺术有渴望求知的心理,它的谜底到底是什么?其中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它的思想性在哪里?如果艺术方面的书,在思想性和艺术价值的高度方面深入浅出到巫鸿这样的程度,都不能让大众接受,反而总向大众灌注普及版的书,我觉得是不够的,如果向大众推荐,我认为巫鸿的书值得放在第一位。

  朱朱:说句得罪两位(指高和许)的话,根据两位给予我的一个信息,你们对当代艺术的态度就是让它们自生自灭,我觉得这可能会有一点问题。

  许志强:当代艺术是另一个话题,我们谈的是对书的推广。我是坚决支持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是需要存在的,但它不是大众化的存在。

  朱朱:你认为什么是大众化的存在?谈大众阅读,我们也永远不要低估读者的智商,不能把所有读者的智商下降到那个程度。

  顾振清:先讲当代艺术是不是大众文化,我认为是,安迪·沃霍尔绝对是美国的大众英雄,所以说当代艺术是大众文化的一部分。而由于我们对自己的当代艺术认识不够,现在还是认为我们自己的当代艺术有点山寨别人,或者有点神神怪怪。当然我们可以说当代艺术也有一些忽悠人的地方,但书中这些艺术家、这本书的写作者和这本书的思想态度根本就没有忽悠人。

  文学

  “70后”作家很需要被关注

  《1966年》

  梁鸿:我挺喜欢这本书,1966年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但是作家没有从正面强攻,没有从政治角度入手,而是从个人生活入手,并且其中运用了少年视角,少年是一个最敏感,最能感知世界,同时世界对她的伤害也最明确的时期。同时王小妮还是一个诗人,所以她的语言非常好,带有残酷的诗意。

  顾振清:这本书读起来有点许地山的《落花生》的感觉,非常干净,而且该说的也都说到了,并没有添油加醋的东西。

  《天使坠落在哪里》

  梁鸿:路内是70后作家群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作家,他的语言略带玩世不恭,但又跟整个时代暗在的旋律很接近,我认为他的语言和对人性把握的从容度是很好的。70后还有一个作家徐则臣最近也出了新小说《耶路撒冷》,这本小说采用内叙述,不是从大的时代背景来叙述70后这一代的生活状态,而是从个人记忆出发,不断挖掘故乡,这本小说内在的旋律也很宽广。我觉得70后作家现在很需要被关注。

  艺术

  巫鸿还原了一个群体的特殊性

  《荣荣的东村:中国实验艺术的瞬间》

  顾振清:这是艺术圈内值得传播的一本好书,它还原了中国九十年代艺术自由的产生,当时有两个最早的精神领地,一个是圆明园一个是东村,而东村遭受的厄运最多,好多艺术家被抓起来被驱赶,巫鸿写这一段史实也还原了这个群体的特殊性。

  朱朱:这本书通过荣荣这个摄影家的视角,来还原一段历史文化变迁,巫鸿有自己很明确的方法论,因此这本书非常值得去看。

  《画语录:听王季迁谈中国书画的笔墨》

  顾振清:王季迁是一位大画家,大收藏家,他也是让中国近现代绘画进入到大拍卖行有功绩的人。徐小虎和王季迁关系也很好,因此得以和王季迁进行如此深入的谈话。我觉得这本书对中国画研究是一种资料性和形象性的补充,虽然其中好多都是对话,但是对我们来说对话更像史料,比评论先行、判断先行的文字更重要,所以这也是一本很鲜活的书。

  《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

  朱朱:这本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因为其中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他们的馆长按照线性历史时间,通过藏品还原各个地域的艺术品,带有漫谈和随笔的性质。

  儿童

  用阅读抵制功利性质的艺术教育

  《物种起源(少儿彩绘版)》

  顾振清:这是一本关于物种起源很难得的书,严复当年将《物种起源》翻译成《天演论》,但是日本军国主义将“物种起源”翻译成“进化论”。“进化论”这个翻译毒害了中国一百年,为什么要用进化?谁进步了?谁又落后了?这本书的作者很牛,其中没有用“进化”两个字,而是说达尔文是“演化论者”。这是一本把小孩的价值观调整过来的书,让他们知道世界是演化而成,而非进化,人类的文明是平等的,都是丰富人类生活的一部分,没有先进、落后之分,这很重要。

  童喜喜:除了这些优点,这本书在语言上也非常适合孩子阅读,非常口语化,读起来会很轻松。

  《我的第一本艺术启蒙书》

  童喜喜:这本书在主题上与其他童书不同,艺术教育在中国更多是功利性质的,而阅读本身就是抵制功利性的很好的手段,所以很推荐这本书。

  顾振清:这本书非常好,它把美术史新的成就和老的看法都融入其中,是一个很好的梗概,没有偏颇。而且虽然这本书采用最通俗的写法,但是骨架是最学术的,它遵循的是严谨的美术史的线索。看了这本书再带小孩去国外的美术馆,就不会偏离太远了。

  《一日一花》

  许志强:中国人现在很浮躁,整天追求物质,《一日一花》带有一种禅家的韵味,能让我们静下心来,看看书,听听音乐,喝喝茶,插插花,而且这本书很大众化,老少咸宜,是一本很贴近人们生活的书。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江楠 实习生 郝一波 

  本版摄影 新京报记者 秦斌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