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书评周刊·人物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B11:书评周刊·人物
上一篇  下一篇

谈西方话语

经济学也要解决中国化问题

2015年03月21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汉语法学论纲》
作 者:许章润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4年12月
定 价:45.00

  新京报:在阐述汉语法学的时候,很多时候得借助西方话语。

  许章润:毫无疑问!到今天,整个西方话语已经内化为中国话语,你无法排斥它。另一方面,在这个基础上,努力使西方话语本土化,变成一种地道的中文表达——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在此过程中,要心无芥蒂,不要想着这是西方的我不能用,这就错了,用得越多,用得越是天衣无缝,说明我们吸纳外来语的能力越强,语汇会越来越丰富,则意义含量也就愈发丰沛。

  你想想,汉语里有多少词语来自英文、德文、法文单词?太多了。如果不是有这一百多年开放、吸纳的过程,汉语现在可能都没有现代表达能力,要完蛋了!今天我们谈“宪政”、“宪法”、“权利义务”,这些词汇都来自西方,但你会觉得,它们是西方的词语吗?

  从个人生活来说,要努力吸收新词,包括年轻人说的新词,否则会感觉自己落后于时代,没法和年轻人沟通。最初的时候,像什么“小东东”、“小MM”啦。当然,也有所选择,某些新词我不用,比如“屌丝”,它发音不雅。

  新京报:在学术层面,借助西方话语,可能会落入另一个问题,学者自我西方化,主体意识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丧失。

  许章润:学界有这个情况。有些学者半生不熟,完全是“翻译腔”,这说明他们没有吸纳、消化完毕,一定要整合完毕,变成自己的表达。但是我们也看到,一些功夫比较好的学者的文章、话语,你看不出来自东方还是西方,你只是感觉它是“地道”的。

  你看,在经济学领域,很多人的表达基本上是西方化的,他们甚至有一种倾向,标榜用英文写作。中国经济学很糟糕,经济学家里找不到大师,因为其知识结构单一化,更无家国情怀。所以,经济学也需要解决中国化的问题。

  中国经济这么大的变化,发展这么迅速,但是没有成长出与这个重量级相称的经济学家。他们只是开口凯恩斯,闭口哈耶克。

  新京报:法学领域也是如此吧?

  许章润:法学界没有出现重量级学者,这我可以理解。法学比经济学更敏感,受到的限制更多,而且成长的历史更短。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