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2:社论·来信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A02:社论·来信
下一篇

总理敦促了,“网费贵”能改变吗

2015年04月16日 星期四 新京报
分享:

  ■ 社论

  网费贵网速慢,卡在垄断经营没有划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卡在没有形成鼓励竞争的普遍氛围,卡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缓慢。

  据新京报报道,4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在回应企业代表关于互联网+的建议时,李克强专门提到网费贵、网速慢的问题:“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为此,总理敦促有关部门负责人要研究把流量费降下来,把网速提上去。之后工信部回应,立即布置相关企业落实,推动企业加大网络网站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加大今年“4G建设”、“大幅提升网速”等工作推进力度。

  网费贵网速慢,久为企业和网民诟病。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引入“互联网+”概念,提出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后,互联网+实际上已经成为顶层设计的潜在经济增长极。网络生态就不仅事关网民的网络体验,也与宏观经济联系到了一起。可若网费贵网速慢的问题不解决,中国互联网流量的“指数式”增长就难以形成财富效应,网上教育、物流建设、互联网创新等就难以顺利孵化。

  降网费提网速卡在哪里?直接原因是信息基础设施落后。李克强总理透露,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位以后。实际上,提高网络带宽,并不缺少技术,光缆技术已经成熟并得到广泛应用。

  但中国网费贵网速慢不仅只有技术条件这一个制约因素,还有体制因素在制约。从表面看,中国网络经营有不同的市场主体,电信、网通、广电等完全可以展开竞争实现薄利多销,方便企业和网民。但事实上这些企业都有血缘关系,不但没有展开实质竞争,反而是通过划片经营的方式实施了合谋式垄断。在分级垄断下,大小运营商占据着“源头性资源”,缺乏服务升级的动力;在层层转售中,它们也不放过牟利契机……网络服务价高质次,体现的正是典型的垄断市场特征。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