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2:书评周刊·主题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B02:书评周刊·主题

黄炎村的生活伦理

日常有诗意,平淡见真意(1)

2016年03月05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关中老舅
关中童年

  在“返乡体”成为热闹话题的2016年春节,“过日子”这一众生平等的日常命题,被写作者惊鸿一瞥的所见和观感逐渐妖魔化。整个中国近代史,贯穿着追求现代化的热情,也隐藏着农村社会式微的哀音,而哀叹农村“衰微”生活方式的各种“返乡笔记”,背后是一群多少有些赶时髦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乡愁”大军。

  在他们之外,青年学者陈辉显然是一个沉默却有力的另类。他的新著《过日子:农民的生活伦理》一书,平静而真诚地描述了近百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至今,陕西关中黄炎村老中青三代人的柴米油盐、恩恩爱爱、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的平常人生。他在意的并非“乡愁”,而是黄炎村民日常生活的整个世界与常态。

  日子慢慢过,过到啥程度算啥程度。

  你高兴一天,不高兴也是一天,还不如高高兴兴的。

  人一辈子只要心情好,你就不生病。

  别记仇,你记仇干吗?人在社会上能活几年。

  人生就是一个收音机,你必须经常调频,才能收听到清晰的节目。

  过日子就是“过孩子”。

  ——关中黄炎村村民

  自古以来,无论意识到与否,“过日子”是每个人终生都在身体力行的事儿。这并无中西之别,雅俗之隔,高下之异。好与坏、苦与乐、悲与喜、成与败、冷与暖、得与失、浓与淡,个中三味,人人自己都心知肚明。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无所事事、游湖浪荡、不思进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闻鸡起舞,勤俭持家、细水长流,有头有脸、风风光光……这都是人们熟悉的对过日子的不同类型的表述,分别蕴藏着迥然有别的价值评判,有着是是非非,优劣得失。当面对每个人最终都得归于尘土、赤条条而去这一终端时,无论贫穷与富贵,无论高尚与渺小,“怎么着不都是过?怎么着不都得过”就成为暗藏着智慧、玄机的关于生活哲学的大白话、大实话。

  然而,近两三年来,在“乡愁”指引下的轰轰烈烈、热热闹闹成规模的“返乡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