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0:书评周刊·新媒体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B10:书评周刊·新媒体

阅读的另一面,是芜杂而丰富的世界

2016年07月30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从“安妮宝贝”到“庆山”
罗贝托·波拉尼奥,抒情诗人小说家
“葛优躺”,我们抵抗时代的稻草?
整容,是出路还是困境?
扫一扫关注书评君

  我们说,阅读是一种生活方式,但我们喜爱和坚持阅读,究竟要从中寻求怎样的获得?从一部作品,我们能进入一个人的生命空间;从一位作者的变化,我们能感到成长与成熟的共鸣;而更重要的,我们从阅读中汲取的智性的力量和拓展的思维版图,让我们能以一种更为理性的态度,对这世界的芜杂和丰富做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书评君的微信公众号,与六十万读者,相遇在每个早晨。我们尝试指引阅读,也坚持用阅读带来的力量,思考社会与人生万象。我们始终有一信念支撑——关怀人的精神成长,关注人的思索历程,关心人的生存焦虑。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努力实现更好的阅读吗?

  人物

  从“安妮宝贝”到“庆山”

  对许多80、90后的年轻人来说,安妮宝贝是青春记忆的一部分。曾有那么一个时期,她的书是人手一本的爆款畅销书。我们熟悉的这个作家,从出版《得未曾有》时就已经拥有了一个新笔名:庆山。如同新的笔名一样,她的写作也进入了新的阶段。从“安妮宝贝”到“庆山”,她改变的,不只是笔名。

  借新作《月童度河》出版的契机,书评君对庆山进行了独家专访。在《消失的安妮宝贝:她改变的不只是笔名》一文中,庆山对围绕着她写作的诸多争议与转变,都给予了坦诚的回应。比如:文字是否太过“文艺腔”?故事是否太过灰暗?“颓废”的写作是否对读者产生负面影响?庆山看得很淡然,她认为这是一个写作者自身成长的自然过程,她只是坦诚地写出了那种状态。对于旧文字,她并不留恋,现在,她要用思考代替情绪,用清明代替迷惘。

  这篇文章推送后,阅读量突破了10万+,作为一代人阅读记忆的“安妮宝贝”,依然能戳中众多读者心中的特定角落。

  罗贝托·波拉尼奥,抒情诗人小说家

  书评君推送的《没关系,写诗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失败》,是在向2003年7月去世的罗贝托·波拉尼奥致意。这个写了《荒野侦探》与《2666》的智利作家,在40岁之前,是个彻头彻尾的诗人、文学青年,“我总是很向往诗人的生活,放荡不羁,不需要为未来担忧。” 他玩命地写诗,好像写诗是他与生俱来唯一的使命。在他那泥沙俱下的诗行里,怀念与前女友一起的缠绵时光,遥想以前一起搞文学运动的老哥们如今身在何方,记录刷盘洗碗摘果子的打工仔阶段其所从事工种的独特感受……其中有一首,他写成了这样:“写诗是任何一个人/在这个被上帝遗弃的世界上/能做到的/最美好的事情”。我们读他的诗,读他的小说,“读”这个兵荒马乱的抒情诗人小说家。

  我们同时推送了一篇《那些死去的诗人,都是我未来的同事》,内容是他的情人、他的好友、他的妻子、他的同行……对他的回忆,和想对他说的话。可以说,是写给罗贝托·波拉尼奥的挽歌。

  观察

  “葛优躺”,我们抵抗时代的稻草?

  葛优或许不会想到,他23年前在情景剧《我爱我家》中扮演的一个小人物“季春生”会突然被翻出来,还被玩坏了。我们思考:为何“葛优躺”会成为一种流行?这幅颓废的画面为何会戳中我们?《“葛优躺”,我们抵抗时代的稻草?》这篇推送,是对这一看似偶然的流行现象的深入透视。

  我们不满足于简单说“现代生活压力大”或“工作节奏加快”,也不认同“现代人内心空虚”的粗糙观点。这背后,是“劳动”和“坐姿”观念的改变。如果说政治和道德上的“劳动光荣”教化在三十年前就已式微,而今,踏踏实实的“勤劳致富”也失效了。除了高度制度化的(政治和商业)场合,传统的坐姿不再被视为是一种不得不遵守的规范,不拘一格的自由和个性,挑战着传统和权威。“葛优躺”是一种抵抗。抗议的方式不止是罢工、游行或示威等,同样可以是微观的、戏谑的、日常的。如果说“葛优躺”传递了一种生无可恋的“颓废”,就是说,当我们看到这张图,确实感受到了一种消极应对现实的洒脱时,这种抗议的力量就是真实存在的。

  整容,是出路还是困境?

  “整容”,早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在脸上、身上精雕细琢一番,已经成为一种越来越日常化的消费。在这波整容大潮背后,最令我们疑惑不解的,不是为何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整成千篇一律的“锥子脸”,而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明明知道这只是一种外在审美的规训,但仍然选择屈服于这种规训而去整容?这或许提醒了我们,仅仅靠批判其背后的男权与资本逻辑,并不能够将整容大行其道的心理基础解构掉。

  我们推送《整容,是出路还是困境?》,探寻整容背后的心理机制。真相不是“这很美”,而是“你以为这很美”。那就是真相背后还有一层终极真相:TA们让你以为这很美。整容行为的背后,指向的是一系列身体焦虑。

  关于身体的焦虑,我们同时推送了《胖与瘦,什么才是中国人的“理想身材”?》一文,回顾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人对身体的态度。从“壮起来”到象征着“富态”的“胖起来”,再到如今的“瘦下去”,我们不难发现,其中折射的,不仅仅是一部对身体进行审美和规训的历史,还是中国人对自身与世界关系认识的晴雨表。

  书事

  曹文轩《草房子》真的适合儿童读吗?

  近日,曹文轩在香港书展做了一场演讲,他一如往昔地提及了文学的三维度诉求:道义、审美及悲悯情怀。他的儿童文学代表作《草房子》,从1998年初版,已再版300次,总印数达到1000万册。这本书不但市场表现卓越,而且获奖累累,更屡屡出现在各校的必读书单、推荐书单上。

  但《草房子》真的适合推荐给孩子读吗?书评君推送《我们只想真诚地谈谈曹文轩这书怎么不好》进行细读,剖析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和性别意识,认为小说中“油麻地”的终极价值是:公权胜于自然;男性胜于公权。同时推送的《曹文轩先生,童年哪有那么多苦难啊?!》,则是分析曹文轩的另一部儿童文学作品《细米》是如何呈现苦难的,《细米》作为一部儿童小说,其儿童与成人之间的权力关系却首先脱离了当下的童年语境。

  对这样一位知名作家的批评,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在本周,这篇文章的点赞数和评论数最多,反对文章观点的声音也非常多。让所有人都赞同并不是书评君的诉求,能借此和大家一起,对一部作品有更深入的思考和判断,更符合我们的期望。

  嗨,这个有情有肉的世界

  书评君有时也会一本正经地卖个萌,比如,推荐一本有温情、很可爱,又有时充满力量的书。绘著者周小肉,1989年生人,复旦大学哲学专业毕业,虽未曾接受专业绘画训练,却一心想将好奇心与温暖持续:用幼稚的画,来说大人们的话。看过《嗨,这个有情有肉的世界》这条推送,你会从一幅幅画面里感受到好奇、温暖、疯癫……以及有点不一样的书评君。

  回声

  关于中国教育,听读者说

  书评君在前一个月相继推出了一系列关于“大学制度”和“精英教育”的采访与讨论文章,包括对话郑也夫的《精英教育,还是一场精致的骗局?》、陈平原旧文《中国为何没有“世界一流大学”?》和陈心想、伍国的《批量生产“优秀的绵羊”,美国精英教育失败了吗?》。这些文章从不同立场与角度对中国教育、尤其是精英教育的观察公允而肯綮。这些文章引起了积极的讨论和回应,其中不乏来自“教育在场者”的困惑、心声与思考。一贯坚持“公共精神”和“专业立场”的书评君,尊重每一位“与书相遇”的读者。我们整理了这几篇文章收到的留言反馈,关于寒门式努力、教育公平、教育资源分配、阶层流动……听听读者怎么说。

  新媒体观察员 李妍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