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2:书评周刊·秋季书选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B02:书评周刊·秋季书选

为增量尊严和爱所做的努力从未消失

2016年10月22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2016秋季书选部分作者。

  被赞誉温柔而深厚的犹太人阿摩司·奥兹老了,经历了漫长的家国历史书写,他回到了人生的起点处。他选择“特拉伊兰”这个古老的以色列犹太村庄,在《乡村生活图景》这本书里写下忧愁但不绝望的人生故事。

  但奥兹的关切没有变。在浩瀚的书籍中,指向的是动人心魄的历史变动,或宏大的社会结构也好,还是面向个体的生存困境也好,美好的、残酷的、平和的,那些卓越的作品始终是在不可遏制的渴望或使命中探索人、自然和社会的规律,寻求走出困境的方向。千百年来,人的处境在作者们的笔下,不断被发现、被直面,即使从未彻底告别困惑,但也从未放弃改善生存状况而增加爱、美、正义、平等和好奇心的厚度。

  暮秋到了,时候不早不晚。我们由此出发,前往今年春天以来的图书世界,寻找和梳理出那些符合或靠近如此标杆,而可能值得被记忆的努力。

  进步源于永不停息的反思

  倘若说我们感知到的世界是喧嚣的,这种喧嚣却在欧洲工业革命、启蒙运动和民族国家诞生以来,变得更加复杂了。这既可以说,漫长的人类社会历来存在生存的问题,但在平等和自由变成常识前是被蒙蔽的,不认为它们是问题,同样也可以说,我们的时代确实走向了更错综复杂的方向。

  熙熙攘攘的城市街道,就见证了这样的喧嚣和复杂:不顾现成法律约束而以“爱国”的正义名义打砸日产车、冲向麦当劳阻挠或谩骂食客。但维罗里不认为这是爱国或爱国主义,他追溯欧洲的发展历程,指出爱国主义是政治共同体成员基于自由、平等、权利和义务等基础上的政治认同,同个人主义和国际主义是相容的。但民族主义却带有独特性、同一性和排他性。

  即使是国家认同这样的议题,也可以在狭隘和偏激中被混淆。我们的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