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6:书评周刊·社科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B06:书评周刊·社科

信号与欺骗 当真与伪在国家形象建构中共存

2017年04月08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罗伯特·杰维斯(Robert Jervis)现为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美国艺术科学院院士。研究领域涉及政治心理学、国际关系理论、决策分析、核战略和美国外交政策等,是国际政治心理学的集大成者。
《信号与欺骗》
作者:罗伯特·杰维斯
版本: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7年3月
特朗普将推特作为信号表达以及战略欺骗的平台,普通人都能直接关注他,他的言论也常迅速在国际上掀起轩然大波。
延伸阅读
《国际政治中的知觉与错误知觉》
作者:罗伯特·杰维斯
版本: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5年5月
《小集团思维》
作者:欧文·L·贾尼斯
版本: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6年5月

  现实主义者往往重视实力建设和实力运用。正如我们在新闻中所见,特朗普要大力为美国造舰,中东国家反美情绪日渐高涨,中国百姓上街抵制乐天。乱象丛生的国际社会,给人们带来的是国际之间复杂的实力交往、展示以及象征性的表演。实力和力量并非能直接决定一切国际之间的博弈,正如杰维斯在他的开山之作《信号与欺骗——国际关系中的形象逻辑》中所言,他发现决定美苏关系的发展,往往不是双方直接的力量对比,而是双方如何看待对方所形成的印象。所以,研究一国如何看待另一国的方式,以及如何显示一种国际形象,试图改变对方对自己的政策,成为《信号与欺骗——国际关系中的形象逻辑》一书的核心主题。

  初版于1970年,再版于1989年的这本名作是国际关系信号与战略互动理论的经典之作。西方国际关系和政治心理学界对其早已好评如潮,有学者认为这是杰维斯最具理论性的著作,对于国际关系的建构主义、战略互动、观众成本、形象管理等诸多领域都极具启发意义。

  从现实来说,国家间的信号互动、战略谈判等均是日常便饭,杰维斯在书中也极富理论逻辑讨论了国家的信号表达、标志(index)操纵、战略欺骗、印象管理等各种深奥逻辑,并信手拈来举例了丰富的劳工谈判、家庭关系和近现代国际关系史中的例子。虽然本书涉及复杂的多主体认知、战略互动的论述,但它所具有的深刻理论意义、对于现实的关照,让它无论是在国际关系理论,还是现实的外交谈判、对外交往以及国际形象建构等领域都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

  多重观众的管理 如何实现战略欺骗?

  在《信号与欺骗》成书的年代,美苏冷战,核威慑和战争威胁成为最核心的战略竞争议题。在此情境下,虽然国家间的战略博弈、谈判和危机处理等,都是集中于决策者的手中,但那时多重观众问题就已显现。

  正因为此,杰维斯的这本著作被认为是启发了观众成本理论的研究,而后者到90年代才在美国兴盛。在杰维斯的逻辑中,国内的观众存在,成为信号表达是否有效,以及如何操控标记的途径之一。比如,由于标志被看做是真实反映行为体内在属性,比如意图和能力的特征,那么,一般认为,民主国家中,由于选举体制的存在,国家的威慑等战略承诺会受到更大的国内观众成本的制约,这无疑为某些对外承诺提供了更具内在可信性的标志。但是,如果国家知道这一点,就可以通过立法等形式,增加国内对于某种对外威慑、谈判承诺的可信性。这种行为不仅是一种有意的对外信号表达,而且更多是建立于真实意义上标志的信号表达。

  当然,国家的战略欺骗也往往可以通过操纵标志而完成。但是国家面临的更大困境是,如何对多重的观众进行有效的管理,从而实现对外信号表达、或操纵标志进行战略欺骗。由于对于某些行为、言论以及外在特征的观察,是否归为标志,这取决于不同观众的不同归因逻辑。而国家要想有效地影响并操控不同观众的标记归因,则需要较为复杂而精细的印象管理策略。

  比如,如果中国想通过民众抵制乐天来向韩国表达威慑和制裁的意图,而且,试图向韩国谈判时表达自己不能退让的理由:国内民意的巨大抵制,这种潜在的逻辑是中国民众的抵制和政府的强硬具有内在的标志支持。但是,韩国如果认为中国民众可能不是自发的,而具有政府的动员和操控,那么,中国民众抵制对于外交支持的价值会大打折扣。而对于美国等其他观众来看,这可能是中国具有内在进攻性、改变现状,而不是维护和平的内在标记,这又与中国一直试图强调自身内在和平的印象管理相悖。

  新媒体时代的难题 特朗普展示的是真实形象吗?

  由于近现代大众政治的兴起,传统的政府外交越来越受到社会和民间力量参与的影响,对外关系的国内社会基础也是具有越来越多的案例支持。此外,随着信息技术和革命的推进,当今全球的交往和联系越来越频繁。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