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1:书评周刊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B01:书评周刊

朕乃女人:武则天的神话制造术

2018年08月04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武则天画像原作者/邹庆云 新京报制图/陈冬

  由徐克导演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正在热映,片中,刘嘉玲饰演的武则天为夺取更大权力,不惜使用江湖上被视为“旁门左道”的方术与狄仁杰相抗衡,结果在神都洛阳制造了巨大的混乱和危机。电影中,武则天被塑造成一位蛮横泼辣、野心勃勃的女人。

  影视剧中的武则天形象,被不同的导演和演员反复加工演绎。从1963年李翰祥导演、李丽华主演的电影《武则天》开始,先后有潘迎紫、斯琴高娃、刘晓庆、范冰冰等人饰演过武则天。大众对历史人物武则天的了解,许多都是通过这些影视作品实现的,其中不乏各种浪漫化或妖魔化的想象,与真实的历史相距甚远。

  在男女地位等级森严的传统中国,木材商人家庭出身的武则天能登上至尊之位,必有其过人之处。况且,在她的治理之下,唐王朝不仅维持了基本的政治稳定,实现了权力的顺利更迭,还开创了中兴局面。在武则天主政期间,政策稳当、兵略妥善、文化复兴、百姓富裕,为后来的“开元之治”打下了长治久安的基础。曾有史官评价,“初虽牝鸡司晨,终能复子明辟,飞语辩元忠之罪,善言慰仁杰之心,尊时宪而抑幸臣,听忠言而诛酷吏。”

  然而,从武则天在世时起,无论朝野,对于女人当权的各种非议、漫骂乃至反抗就不绝如缕,在后世各种官修史书和野史中,对武则天的贬低和抹黑亦常见于字端。武则天被后世文人和史官塑造成一个骄奢淫逸、操弄权术、毒蛇心肠的女人——她为了登上皇位而杀死自己的儿子、毒死自己的丈夫,还淫荡至极地豢养一大群“男宠”。这些后世的书写,不乏基于对女人掌权背离儒家正统的不满。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武氏的批判愈发严厉。到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王夫之就曾评价武则天,“鬼神之所不容,臣民之所共怨”。

  “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武则天的邪恶确实让人瞠目震惊,但她的善政却又让她拥有足够的魅力,这样的两面性让当朝和后世在评价她的时候,都难免陷入矛盾境地。在新近出版的《武曌:中国唯一的女皇帝》中,毕业于哈佛大学的美国汉学家罗汉分析了武则天的一生,认为她凭借巧妙的佛教修辞、宏伟的建筑、优雅的宫廷礼仪,以及一帮为她陷害朝中对手的酷吏,开创了一个新的王朝——周朝。

  究竟历史上真实的武则天是一个怎样的女性?她如何从十五级的“才人”一步步登上帝位,又如何为自己制造了各种版本的神话,增加自身权力合法性?她又如何被后世史官和文人妖魔化,被影视剧浪漫化?这是本专题想要探讨的问题,武则天是自己神话的制造者,她的神话也被后世不断演绎。

  详见B02-B06版·主题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