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2:社论·来信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A02:社论·来信
上一篇  下一篇

来信

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微信工作群“零回复”很尴尬

  近日,有同事向我“控诉”,自己作为微信工作群的管理员,经常遇到在群里发布通知后“零回复”的尴尬局面,为保证工作落实,他只能再三“@”所有人,再加以电话通知确保传达到位,有时下达一个通知就要耗费半天。

  这让我有些感慨:时下很多需要面对面会议传达的内容,都可以在微信群内传达。但再便捷的手段,最终的操作者也是人。要用好这些技术工具,也得有所“讲究”。

  对有些职工特别是干部来说,工作有轻重缓急,担当却没大小之别,对许多看起来事简责轻的工作任务,也不能随意“略过”,动辄装没看到;而对上头来说,考虑到当前很多基层人手紧缺,有些基层干部囿于精力只能“选择性”回复,也该避免将“@所有人”变成线上版的“文山会海”。总之,各守职责,要让微信工作群变为提升基层工作实效的“法宝”,也别用群聊工具为基层负荷不断加码。 □陈杏(公务员)

  拾物不还,“苦劝七天”有点长

  据武汉晚报报道,日前有女子捡到他人手机后不愿归还,武汉江汉区公安分局万松派出所民警秦洁连续7天苦劝,向拾物者拨打10多通电话,与对方来回发送了41条短信。在他苦口婆心的说服下,这名女子终于同意将手机归还。

  拾到他人的遗忘物不归还,不仅有悖拾金不昧的传统道德,也有违法之嫌。无论是《民法通则》还是《物权法》,都规定了返还的义务,严重的还可能构成《刑法》中的“侵犯财产罪”。

  该事件中,涉事民警苦口婆心的劝说,体现了执法者有耐心,也凸显了执法的人性化,这点确实难得。考虑到当事女子起初一直拒绝接听民警电话,后又不承认拾到手机,得知有监控视频为证时又改口称手机已被扔掉等表现,或许执法者可以果断亮出法律之剑,对类似的拾物不还行为形成震慑。 □钱夙伟(职员)

  社区“喘息服务”很温馨

  这两天看到报道说,在朝阳甘露西园社区,50名居民组成了一支“喘息服务”志愿队,每周都会对家中有长期卧床的病人提供替代性护理服务,让家属有时间歇一歇。对此我挺有感触。

  照顾卧床病人是很多家庭里“难念的经”,对病人家属来说,这不仅会造成体力严重透支,精神上有时也会感到压抑。拿我姑妈来说,10多年来一直照顾卧床患病的姑父,自己也因此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的病。

  而社区“喘息服务”的出现,真挺温馨的。一方面,可以减轻病人家属的负担,特别是家中有些一个人完成有困难的事,有了帮手就简单轻松多了。另一方面,喘息服务,也让病人家属精神上受到慰藉,虽然照顾病人辛苦,但周围还是有一群热心人帮他们,这既能让他们感到社会的温暖,也能让邻里更亲睦。

  希望这类社区温情能多些、再多些。 □彭爱珍(教师)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