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8:书评周刊·文学/思想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B08:书评周刊·文学/思想
上一篇

当哲学家老去时,他在想些什么?

2018年12月08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叔本华暮年之思》
作者:(德)叔本华
译者:齐格飞
版本: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8年10月

  阿图尔·叔本华是哲学史上的一朵“奇葩”。虽然哲学家在大众的眼中有时和疯子无异,但他公然挑战了延续西方哲学数千年的理性主义传统,加上偏激阴鸷的性格,即便在怪胎如林的哲学界,也算得上独树一帜的存在。因此,翻开这本《叔本华暮年之思》的读者,如果期待看到一个寻常老人脉脉温情的反思人生之语,希冀能从中淘得一丝半点的心灵鸡汤式的感悟,恐怕要失望了。

  叔本华晚年思想断篇

  这本薄薄的两百余页的小册子,行文之间充满了叔本华一贯的冷峭和毒舌。有些比喻之精彩、讽刺之刻薄简直使人拍案叫绝。比如他挖苦婚姻:“结婚即意味着使相互恶心成为了可能。”又比如他的自嘲:“一个智者之所以成为智者,仅仅在于他必须在一个傻瓜遍地的世界里活下去。”

  然而,如果只是将本书作为一个哲学家晚年对这个世界犀利吐槽的逗乐解闷的段子书,则是一种亵渎。虽然本书收录的《老之境》和《自我拷问-沉思录》两部文稿多以箴言和随笔为主,但如果对叔本华的哲学足够了解,就能很清晰地从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缺乏条理的信笔中嗅出叔本华哲学一贯的风格。他思想的光辉就散落在这些断篇中,而非以一种系统化、逻辑化的严谨环环相扣,组织成文。

  这就使得阅读本书的过程充满了一种寻觅的乐趣。对于熟稔叔本华哲学和人生的读者而言,这本书无疑像一个阔别重逢的老友。哲学家对问题的思考在他的整个一生中,通常会保有一贯性。叔本华亦不例外。对人本身的厌恶、对强力意志的尊崇、对婚姻的悲观以及无处不在的孤独气息,是他思想中最为重要的部分。这在《暮年之思》中被一以贯之地保留了下来。

  “集体就是黏着剂,它把人类聚拢在一起。谁身上的黏着剂脱落了,谁便离开集体。当我年少时第一次经历此事,却不曾明白,到底我身上哪块黏着剂脱落了。”在人生快要走到尽头时,他仍对“合群”十分困惑。即便是到了晚年,他似乎依旧保留着与生俱来的固执和倔强,古怪孤僻的性格伴随了他的一生。

  “假使我们或者说我们的身体,不是那本不该存在的东西,那浸透进躯壳每一部分与每一根神经中的可怖苦楚也便没有了。极少有人会读懂这句话。”典型的叔本华式的悲观与自负,正如他在《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中所反复阐述的一般,生命是自由意志,世界则是意志的显现,表现在人的躯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