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1月14日 星期六 上一版  下一版    
 
第B07版:评论周刊·人文专栏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虫虫来了,让路!
新京报漫画/许英剑

  【台湾观察】

  在台湾,每年五月,一条从内湾往关西玉山社区再绕回台三线的高速道路,都会在夜晚封闭,只为保护蝴蝶、萤火虫。

  周益帆

  资深媒体人

  请想一想,我们有多久没看过蝴蝶、蜻蜓和萤火虫了?

  家在南方,小时候,每到初夏的季节,奶奶屋后的小河边,是我最爱坐着的地方,白天抓蜻蜓、夜晚看萤火虫,不晓得有多快乐!渐渐长大了,读书、离家、工作……如果不是来紫蝶幽谷,我真的已经忘记了那些日子。

  紫蝶幽谷在台湾高雄,因为气候与海拔的关系,每年秋季都会有大量紫斑蝶穿越千山万水,来到这里过冬,因此,紫蝶幽谷,与墨西哥帝王蝶谷并称为世界两大越冬蝶谷。

  带领我的,是台湾大学专门研究紫斑蝶的詹家龙博士,一面走,一面讲,幸运的是,不过几分钟,家龙博士就抓到了一只漂亮的小紫斑蝶,它慢慢展开蝶的翅膀,指挥着我找角度,以便拍到最美丽的紫色。不过,他那么粗大的手指,捏着蝴蝶,怎么都觉得不够好看,我伸过手去说:“我来拿着好了!”

  可他竟一点儿都不领会我的好意:“不可以!你不知道怎么抓,会让它受伤!”我讪讪地“哼”了一声,心想:“小蝴蝶一只,不让抓就不让抓,又没有什么了不起!”随行的导游似乎看出我的尴尬,用一贯软软的台湾腔说:“大家是真的很关爱这些小蝴蝶耶!比如说啊,在迁徙的季节,甚至会为它们封路呢!”

  原来,位于台湾云林的3号高速公路林内段,是台湾西部紫斑蝶春季北迁的必经路段,每年三四月份,经过这个路段的紫斑蝶每分钟超过1000只,远远看去,便形成一条条在阳光下闪烁着蓝紫炫彩的“蝶河”,然而高速公路上的桥梁、路堤设施以及飞速行驶的车流,对紫斑蝶的迁徙形成了障碍并常常造成伤亡。

  为帮助蝴蝶安全过马路,从2007年开始,这段高速在每年清明节前后,就会增高防护栏、加装紫外线灯管,以引导蝴蝶从更高处飞过,而在迁徙量最大的那几天,台湾的交通部门会特别封闭高速的252K-253K路段。

  虽然早就知道,在一些地方,汽车会为“牛”、“鸵鸟”之类的动物让路,可为蝴蝶这样的小昆虫封高速,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更惊讶的是,在台湾,享有如此礼遇的,不仅是蝴蝶,还有萤火虫:每年五月,一条从内湾往关西玉山社区再绕回台三线的道路,都会在夜晚封闭,只为保护这些“小亮光”们的生态。

  小虫子们拥有了最高路权,行人必然会遭遇交通拥堵,可在我接触到的台湾人中,没有一个不为此叫好和引以为傲的。他们说,是因为真的感受到了那从“见怪不怪”到“难以循迹”的痛,撇开整个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平衡不说,单单是从希望多年后仍见到彩蝶漫天、萤火虫闪烁这点私心来说,小小一步退让,太美丽、太值得!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www.bjnews.com.cn)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