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3:书评周刊·天下
 
前一天  后一天

数字版首页 > 第C13:书评周刊·天下
上一篇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杀死希特勒,你会吗?

2013年07月13日 星期六 新京报
分享:

  【天下新书】

  □编译 LILY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杀死希特勒,你会吗?你一定会。英国小说家凯特·阿特金森(Kate Atkinson)的新作《生生世世》(Life After Life)便充满了这种“如果……将会怎么样”的假设。不过,和希特勒的交火只是主人公厄休拉(Ursula)众多可能命运中的一种。小说里的厄休拉是个不断死去的人物,一出生就死,小时候溺水身亡,跌落房顶摔死,感染流感病死,自杀,他杀,在二战中死于轰炸,死在柏林的废墟中。但每一次,作者都让她死后复生,将她安排到另一条人生轨道上。她可能夭折、可能成材,可能衣食无忧、可能漂泊逃难,可能惨遭强奸、可能被强奸犯虏获了芳心……种种层出不穷的可能,使故事往不同的方向发展。从两次残酷的世界大战直至六十年代,二十世纪的历史贯穿了厄休拉这些连续或平行的生命。从理论上讲,这样的叙事违反了作者与读者达成的一条基本协议:保证人物的遭遇确实有发生在人物身上,但《生生世世》的有趣之处在于,作者胸有成竹地改写了这条协议:只要让读者对一切归总的结果保持兴趣和好奇,他们便会手不释卷地读下去。即便明知受害人翌日早晨将安然无恙,小说里的每出悲剧依然让人意外和震惊。

  跌宕起伏的故事令人陶醉,但更能醉人的是琼浆玉液。美国园艺杂志撰稿人艾米·斯图尔特(Amy Stewart)日前出版了一本酿酒植物大全《酩酊的植物学家》(The Drunken Botanist),从生物、化学、历史、语源学、调酒学等多角度探讨了植物与佳酿之间的交集。书中总结了一百六十种世界各地用来制作酒精饮料的常见植物,带读者走入